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中国玉融文学网欢迎您!欢迎大家积极投稿
查看: 44|回复: 0

原创小小说 《父亲的1942》文◇麦浪闻莺

[复制链接]

13

主题

182

帖子

93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30
发表于 2018-5-12 21: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麦浪闻莺 于 2018-5-16 21:06 编辑

小小说 字符1753

                       父亲的1942

          文◇麦浪闻莺

    那年二月的一个寒晨,我父亲挑上一担劈柴,脚踏一地清辉,开始向德城迈进。9岁的叔父呢,则吸溜着鼻涕跑前跑后,欢呼雀跃不已。
    叔父问,哥,德城有火车吧,突突突!
    父亲说,有哇,等哥卖完柴,就带你去看。
    叔父问,哥,德城有炸油条大麻花肉包子吧?
    父亲说,有啊,等哥卖完柴,就给你买一个大肉包子吃。
    叔父变了腔调,说哥呀,你说的可作数?
    父亲换了个肩喘着粗气说,作数作数!没见哥正挑着柴么,沉着哩。你呀,咋这多话呢?
    叔父说,哥,那让我来帮你换肩挑吧……
    说实在的,那时,我父亲肩头的担子可着实不轻:爷爷是饱读四书五经的晚清举人,可还没等他出仕,武昌便首义了。这样,我爷爷就成了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废人――家徒四壁,也无寸地,他只得去办私塾,靠教些蒙童为生。那年月,世道不靖,灾害连年,穷苦人家的孩子是根本念不起书的,我爷爷就一狠心,将我父亲和叔父他们两个送到邻村的地主家去放牛打短工,以减轻吃饭压力。饶是如此,家里还是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为此,我父亲就趁着冬闲时,上山去砍些灌木杂树啥的,劈开,码好,阴干,待开春后再挑到镇上去卖。父亲曾听人说,如果将柴挑到德城去卖的话,可比镇上多卖四五文钱哩!15岁的父亲立马动了心,决定先挑一担柴去德城试试。
    到德城,足足有32里地。百儿八十斤重的柴担,父亲是越挑越沉。于是,父亲就佝偻着稚嫩的腰身,不断地将柴担从左肩换到右肩,又从右肩换到左肩,一路走走歇歇跌跌撞撞地进了城。
    澴西街上拥挤不堪,热闹非凡,什么耍猴把戏的,卖猪头肉的,摆摊算卦的,一片嘈杂。父亲选了个空当,把柴担卸下来,静候顾客光临。我叔父呢,便不眨眼地盯着街边的包子铺说,哥呀,好多肉包子呢,我饿!父亲擦着头上的汗水说,别急哈,等哥卖了柴,就给你买一个。
    这时,街上的人突然四散奔逃开来,好多人边跑边扯开喉咙喊:妈呀,黄狗子来啦,抓人呢,抓人呢!
    叔父便暂且抛下了对肉包子的觊觎,赶紧抱住我父亲的细腰说,哥,我怕!
    父亲强作镇静安慰叔父说,别怕别怕,我们一不偷二不抢的,怕啥呢?有哥呢!
    就见一大群穿黄军装的人气势汹汹地冲过来,二话不说,见了青壮年人就绑,然后用长绳子串成一长溜儿往前拽。
    我父亲梗着脖子问:为啥要绑我?我犯啥法了?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似笑非笑地背着手,开始围着我父亲转起圈儿来说,不错,不错,好身板儿!恭喜你了年轻人,你要吃军粮了。
    我父亲很呛:我吃啥军粮啊?我要卖柴,我要买米,我还要带我弟弟回家……
    那人立即翻了脸,挥着马鞭说:这可由不得你了,带走!
    我叔父顿时吓傻了,便死死地抱住我父亲的大腿哭:哥哥,我要吃包子,我要回家……
    那人恼火不已,上来用脚狠狠地踹我叔父,边踹边骂道:好你个兔崽子,还不快给老子滚?……
    多年以后,在轻风徐来的夜晚,在老家冠盖如云的朴树下,我无比好奇地问躺在竹床上纳凉的父亲:您是说,在1942年初春的某个上午,您柴火还没卖完,就被稀里糊涂地给抓了壮丁?那后来,您怎么又摇身一变,成了新四军呢?
    父亲轻摇着蒲扇,呵呵地笑起来说,这个呀,都是机缘巧合啊――
    抓进日伪保安队后,新兵都先要进行三个月的强化训练,然后再分到下边的连队。可我总想着要回家呀。有一天晚上点名后,我趁他们不备,就悄悄地溜出营房,想摸黑往家里逃。可惜没逃多远,就被逮住了,老兵们把我反剪着双手吊起来,用皮鞭棍子轮番抽打,直打得我皮开肉绽求饶才罢。
    后来,我被分到了保安队三连。我先前不是念过几年私塾么?伪连长见我识字,还会写写算算,便让我当了文书。这保安队嘛,确实不是人呆的地方,尽干些催粮派款欺男霸女抓丁拿人的勾当,很不得人心,我还是老想跑。大概是半年后,机会来了!一排要到青山镇马家垴村催秋粮,我就主动申请,要参加行动,看能不能瞅空开小差。
    中午时分,一排开到马家垴村,正准备找村长先弄点吃的时候,突然村里就噼噼啪啪地响起了枪炮声,原来是新四军五师的一个特务连事先获悉了保安队的行动,正张网以待呢!打了一会儿,我们就举了白旗,全当了俘虏。那天,我的脚后根受了枪伤,新四军就给我治,还给我讲优待俘虏的政策,讲抗日救亡的道理,末了还给回家的人每人发一块大洋的路费。我就下定决心,不走了……
    我撇着嘴,终是有些不屑:原来,您是被俘后才参加革命的呀!您看您这位解放后德城军分区的首任司令员,是咋当的哟……
    父亲一脸肃然。他说,历史事实如此,我焉能胡编滥造。
(2018年5月12日下午5:00)

     作者小介:麦浪闻莺,男,本名谈旭华,上世纪70年代生,湖北省作协会员,现就职某机关。近年来潜心于小小说创作,在《金山》《辽河》《大观》《黄海文学》《小小说大世界》《小小说选刊》《玉融文学》《大众文苑》《孝感日报》《三门峡日报》《潍坊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100余篇,其中《陈小贵的年终帐单》获第14届中国微型小说(2015年度)优秀作品奖,《谁借我钱了》获采薇杯全国小小说征文三等奖,《辨盗》获“精英杯”全国文学创作邀请赛小小说二等奖等。

通联:湖北省孝感市孝昌县花园大道1号全洲桃源小区
A5-501信箱 谈旭华
邮编:432900 qq:503306488  电话:13707299025
邮箱:13707299025@163.com
谈旭华 建行 6227 0027 2115 0406 48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主编
在线咨询
微信公众号
玉融文学
微信扫一扫
加入玉融文学微信

QQ|Archiver|手机版|黑名单|中国玉融文学网    

Copyright 2016中国玉融文学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16-2017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