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中国玉融文学网欢迎您!欢迎大家积极投稿
查看: 70|回复: 2

雪夜中跳舞的老鼠(北京冷江原创散文投稿)

[复制链接]

3

主题

6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QQ
发表于 2017-11-29 21: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北京冷江 于 2017-12-12 20:44 编辑

雪夜中跳舞的老鼠(1836字)
                            文/冷江
中专毕业时,我放弃了去白茅岭农场从而可以曲线获得上海户口的机会,接受组织分配,来到了家乡一个万山丛中的小小乡镇——稠岭。听这名字,你就能想象这是个崇山峻岭、沟壑纵横、鸟不拉屎的地方。
稠岭与外界只有一条乡村公路相连,这路九曲十八弯,外地司机送雅号鬼见愁,故也有将稠岭写成愁岭的。每年冬天遇大雪封山,稠岭几乎与世隔绝,大量积压的信件要一直候到来年二月冰雪消融、邮路畅通后才能到达。
寂寞的夜晚里,喝过学堂墨水又正值青春期的年轻人往往倍受煎熬。因着要离开这鬼地方就不能选择同流合污的盘算,于是既不能像上了年纪的乡村干部一样酒足饭饱后去镇上仅有的三两个小饭店开房,搂着服务员女伢子睡觉;也不能像当地年轻后生们那样匆匆扒拉完一大海碗米饭后快速溜出来,借着夜色掩护躲到镇上的那家音像店里插上门板看那些让人心跳加速、耳根发热的外国录像。
像我这样,吃喝嫖赌哪样都不会的书呆子,就只能选择闭门苦读圣贤书,偶尔舞文弄墨做风雅状,也大抵只是自说自话,形影相吊而已。
然而,就在这样的夜晚里,我竟然有了意外的朋友——一只老鼠!
这不是一只普通的老鼠,这是一只会跳舞的老鼠!
最初,他(也可能应该用“她”)是在一个深秋的夜里来造访我的陋室的。山里的秋天格外凄美,万山红遍、残阳如血,下午5点天就黑了。吃过中午留的剩饭,就着屋后的山泉水漱了漱口,一股冰凉的感觉从咽喉直通到脚底。拉亮房间的灯,坐到窗前那张斑驳的老桌子前,摊开书翻到昨天看到的地方,正要阅读,突然我看到了右前方不到2米远的角落里,一团毛茸茸的小家伙,瞪着狡黠的一对眼珠,定定地看着我,就像是看着来自外星的生物。我想我是不是应该高声恐吓他,将他驱离。而他却没有丝毫的惊恐,见我没有条件反射似的做出厌恶或者任何其他粗暴的举动,可能也是觉得我属于比较文明的一类高级动物, 于是不但没有立即逃走,相反或许是为了表示爱好和平、反对战争,小家伙竟然用两只后脚撑地,两只前脚平衡伸展开来,配合着滴溜溜乱转的头部,跳起了舞蹈!
也怪我是个不懂风情的人,我竟然看不懂他跳的是哪种舞蹈,探戈、华尔兹、伦巴抑或只是中国人后来流行的慢四?不论怎样,我敢肯定,他确实跳的是舞蹈,而不是领导们喝醉后那种有点迷乱的舞步。
作为对艺术的敬畏,我没有驱离这个不速之客。于是,他像是与我约好似的,此后每晚都会如期莅临,奉上千姿百态的舞蹈。作为对舞者的补偿,我也经常将一些剩饭残羹赏赐给他。
从秋天到寒冬,一百多个寂寞的夜晚,这支小老鼠,尊敬地说应该称呼小舞者,一直用他滑稽多变的舞蹈热情执着地陪伴着我。在我的剩饭残羹照顾下,小家伙茁壮成长,已经渐渐有了大家伙的雏形。不用看别的,只要看越来越蹒跚的舞姿,我就知道他身形已经变得肥胖了,肉嘟嘟的后脚像是两只大毛笔扫着地板,曾经的尖瘦小脑袋也越来越像圆乎乎的小皮球。为了节约体力,我也常劝他每晚可以简化一下舞蹈,然而,舞者却毫不泄气,坚持每晚做完预定动作,虽然越来越迟缓。我有点替他担心起来。
终于有一天我的担心得到了验证。稠岭的冬天格外寒冷,山里的风像是无数呼啸的刀子扎向人群,扎向树木,扎向房屋的外墙和外墙与内墙的豁口、缝隙。到半夜下起了雪,大雪,像洁白的毛毯一层层从天上往下压,能不断听见压断树枝的声音,在暗夜里,格外惊心。
我莫名地焦虑,莫名地担心,因为那只会跳舞的小老鼠今天这么晚了还没有如期来临!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侧着耳朵静静地听,不希望错过任何可能的声音。
突然,我听到了一种熟悉的声音,我迅速冲过去拉开门——其实我完全不需要这么做,因为每次他都能从门缝下钻进来,但是今天我有种不详的预感!果然,打开门,借着明亮的灯光和四野洁白的雪光,我看见我的朋友,匍匐在距离房门两尺远的地上,喘着重重的粗气,平日分外狡黠的一对眼珠今晚却极度疲倦、神伤。更令我吃惊的是,当他缓缓爬入,我竟然发现他肉嘟嘟的身子粘满鲜血!天哪,这是谁作的孽呀!
即便我如此失态,小老鼠——我的朋友、可敬的舞者,没有失约,他拖着鲜血淋漓的身子,坚持替我表演完了我百看不厌的舞蹈,虽然今天的舞姿更加蹒跚,动作更加迟缓。
我几次试图去打断舞者的表演,但每次都遭到他强硬的拒绝。最后当舞蹈终于结束,我尽量装做平静地走近他,为他检查伤口,并用我那件红衬衣扯破后的布条包扎。小家伙静静地卧在我的手心里,一动不动,两只曾经分外狡黠的眼珠定定地看着我,慢慢生出一层雾来,渐渐地我感觉到了手心中他越来越冷,最后竟至僵硬了!
我可怜的朋友,在这无边的雪夜中,给了我困苦中坚守的勇气,却没有陪我等到冰雪开冻的春天——

作者简介:冷江,原名许正文,安徽池州人,1973年生。毕业于英国纽卡斯尔商学院。在民企、外企、国企都做过高层管理,业余时间从事小说、散文和诗歌创作,在全国各类报刊杂志发表文章五十余万字,著有长篇小说《绸岭之北》等。第十二期全国小小说高研班学员。
通讯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青塔西路58号珠江峰景13号楼205室;邮编:100166
联系电话:13811561828;QQ:1521802212;E-mail:daijiang7620@aliyun.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275

帖子

86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63
发表于 2017-12-7 11: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伤感。高亮。其他版主看是否加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6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QQ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雨凝烟的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主编
在线咨询
微信公众号
玉融文学
微信扫一扫
加入玉融文学微信

QQ|Archiver|手机版|黑名单|中国玉融文学网    

Copyright 2016中国玉融文学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16-2017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