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中国玉融文学网欢迎您!欢迎大家积极投稿
查看: 43|回复: 1

【灵风原创散文】《冬天里的温暖》

[复制链接]

2

主题

4

帖子

2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2
发表于 2017-11-29 21:54: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冬天里的温暖
        作者 灵风
        喜爱阅读的人大抵都是看见书摊就迈不开腿的。我就是这样,周末只要去湛南路星期天市场,总要在书摊前消磨些时辰。
        我是在其中的一个旧书摊上看到《深深的峡谷》这本小说的。当时我的目光漫无目的地在众多书籍间穿梭。《深深的峡谷》蓝色封面上五个红彤彤的字映入我眼帘的时候,我的血液瞬间停滞了,仿佛其它的书籍一下子都消失了,眼前只剩下这一本书。我的手哆嗦着伸过去,这本32开120多页的中篇小说读本,此刻却是那么厚重,厚重得需要我用尽浑身的力量去擎起它。书的封面有几处破损,纸张脆硬泛黄。还没有翻开,小说的故事情节就已经在我脑海里升腾氤氲开来。
        三十多年前我读过《深深的峡谷》。书的来源我记不大清楚了。我家隔壁是一所中学,常有学生从教室窗户里抛一些旧书纸张过来,或许是我从那里捡回来的。也或者是从奶奶家拿过来的。那些年,有好几个在隔壁上学的学生常年借宿在奶奶家。好像开始是一个亲戚家的孩子,后来那孩子又招来几个班上的同学,有三四个吧,都是些精力充沛的半大小子。我家和奶奶家住在一个院子里,每天只要下晚自习的铃声响过,不消一刻钟,院子里就热闹起来。他们把带回来的书本随便往哪儿一放,就开始在院子里吆吆喝喝地嬉闹,他们常常抓举车轱辘比谁的力气大。我经常看到他们的书一丢下就是几天,甚至扔下就不管了,这大概是一些于学习无关紧要的书籍。所以是我从奶奶家拿回来的也完全有可能。
        那个年代,家里用的还是煤油灯。晚上写完作业,我在灯下翻看那本《深深的峡谷》。父亲瞄一眼我手里的书,不悦地说:“看这些没用的闲书不怕耗费灯油!”在父亲看来,除了学校的课本其余的都是没用的闲书。父亲脾气不大好,我们姊妹们都尝过他铁蒲扇般的巴掌拍在身上的疼痛。尤其是看到父亲恼怒时跺脚,我的心就跟着颤栗,那44码的大脚不定哪一下就会向我身上踹过来。所以,我不敢不听父亲的,匆忙合起书,吹灭油灯。现在想起来,还是理解父亲的。那时,很多在温饱线上挣扎的农户,不光灯油,柴米油盐哪一样都是要精打细算的。
        或许是对初次拿到大部头(对于那时的我来说还真是大部头)书籍的新奇,产生了迫切阅读的心理。睡觉前,我偷偷地把手电筒藏到被窝里。那个晚上,我缩在被窝里,打着手电阅读《深深的峡谷》。不知道读了多久,只记得我睡醒的时候,手里还攥着书,手电筒的亮光微弱成了一抹红晕。早上,我悄悄把手电筒放回去,心里忐忑了一天。晚上,我果然听到父亲用手电时的失声喊叫,吓得我大气也不敢出。好在父亲最后归结于老赵家小卖部卖的电池不好,不耐使。并且以后再不去他家买电池。
        此后的几天,《深深的峡谷》一直压在我枕头底下。直到星期天,我拿出来溜到柴房里去看。柴房里堆着一垛麦秸和一些玉米秸。麦秸垛迎门的一面已经让母亲掏了个大洞,像野兽嘴巴似的大张着。肯定是不想被母亲拿柴时扰了清静,我转到麦秸垛的背面,在麦秸垛下面撕出一个小窝坐进去。外面北风呼啸,天寒地冻。我靠着松软的麦秸读《深深的峡谷》,要多舒服就多舒服,想读多久就读多久,肚子不饿是不出去的。
      《深深的峡谷》讲述的是东北抗日的故事。敌占区里,抗联队员金凤阿姨带着十几个孩子躲在山洞里。孩子都是革命者的后代,金凤阿姨是他们共同的妈妈。大雪封山,他们断粮了,金凤阿姨下山筹粮。我仿佛成了那十几个孩子中的一个,和他们一起感受饥饿,一起伸着脖子追寻金凤阿姨消失在茫茫风雪中的背影。我居然走进小说中去了。交通员王奶奶看着眼前衣衫单薄赤着双脚的金凤阿姨,心疼得嘴唇直哆嗦,赶紧熬了姜汤让金凤阿姨喝下驱寒,又用雪给金凤阿姨揉搓冻僵的双脚。我被她们亲人般的情感深深地感动着。读到在日本鬼子眼皮底下,王奶奶抓一把秕谷佯装找鸡和鬼子周旋,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手心里替王奶奶捏着一把汗。最终王奶奶把山上断粮的情报送到联络站,她的镇定自若机智多谋令我深深折服。我的思绪跟随故事情节起伏行走,第一次感悟到文字的魅力所在。王奶奶和金凤阿姨是千千万万个革命者的缩影,他们的前仆后继,成为抗日战争胜利的必然趋势,这是阅读传递出的力量。
        那时,对于刚上小学二年级的我来说。读50千字的中篇小说是很有难度的,有不少字不认得。我想到了姐姐的新华字典,姐姐上三年级,正学查字典。我把姐姐的新华字典拿到柴房,在上面一页一页地翻找,但终究是找不到。我失去了耐心,沮丧地把字典掷到一边去。我读得很慢很艰难,为了弄懂一句话的意思,常常因一个生僻字,反复念叨其前后的句子。我陶醉在文字塑造出的世界里,姐姐的字典早被我忘到爪哇国去了。
        姐姐丢了字典,怯怯地向父亲要钱,想再买一本。一本新华字典好几角钱,哪能是说买就买的。父亲很生气,脱了鞋子把姐姐狠揍了一顿。那几天,姐姐老师每天都要求学生上学必须带字典,父亲终是拗不过,又给姐姐买了一本。柴房里的那一本,是我再去柴房时看见才蓦然想起的。我把半截砖头似的字典装到口袋里,打算悄悄放回姐姐书包里。可是,姐姐眼尖,只看我一眼,就抓住我不由分说把字典掏出来了。姐姐大呼小叫,说我偷了她的字典,父亲母亲气恼地瞪着我。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家里啥找不着了,一家人都会用狐疑的目光审视我一阵子。            哈,我不是个巧言善辩的人,直到现在也不是。
        柴房小说麦秸窝,那个冬天在我记忆里是那么温暖。《深深的峡谷》这本我读了整整一个冬天的小说,是我阅读的开始,也是我爱上阅读的根源。时隔三十多年,再捧起这本书,我怎能不心潮激荡!

作者简介 灵风,本名庞丰丽,平顶山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百花园》《河北小小说》《三月》《中国乡土文学》《检察日报》《南风燕鼎》《艺苑》等,小小说《抢劫》入选《2016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

地址 河南省平顶山市新华区新建路30号院3号楼17号
邮编 467000
手机 18239779519
邮箱  1300288012@qq.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275

帖子

86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63
发表于 2017-12-7 11: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亮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主编
在线咨询
微信公众号
玉融文学
微信扫一扫
加入玉融文学微信

QQ|Archiver|手机版|黑名单|中国玉融文学网    

Copyright 2016中国玉融文学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16-2017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