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中国玉融文学网欢迎您!欢迎大家积极投稿
查看: 132|回复: 3

【原创】那天早上

[复制链接]

2

主题

3

帖子

3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4
发表于 2017-9-6 16: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古琴先生 于 2017-9-6 16:58 编辑

  现在大约是上午九点多钟的光景。陈丛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今天,他相恋了两年的女朋友杜媛媛就要光临寒舍,在这里吃一顿午餐。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早上,朝阳刚露脸,嫩嫩的阳光透过刚刚擦亮的窗户,羞涩地贴在老墙上。陈丛用一把扫帚把墙上那些发黄的年画全部扫下来,是母亲在世时不同年份挂上去的。没有女人就没有生机。这些年深日久的装饰品早已经和墙壁共存共融。墙上松松垮垮的钉子不堪岁月之重,斜着身子尽量与墙壁保持垂直。他踩着凳子拔掉一些钉子,丢下子弹扫过似的密密麻麻的小坑。做完这些,大墙像剥了一层皮一样,黑一片白一块,成了一幅简单的素描画。有句话说得好,敢于袒露缺陷,每个人都是维纳斯。裸露的墙壁就像一个坦诚的老人,袒露出质朴的本来。爱情可以改变一个人。陈丛都不敢相信,什么时候自己的内心开始这么细腻。苹果象征平安,橘子象征着爱恋,白兰瓜象征着甜美。对!全部摆在那张掉了漆皮的饭桌上。

  他想起杜媛媛最爱吃的零食是那种不加漂白的开心果,此情此景,开心果真是个吉祥的食品。他急忙用手拍打着胸前的灰尘,准备骑着自行车去外环路家家和超市。突然瞥见饭桌已经好久没有擦过了。媛媛说,贫穷不害怕,但不能龌龊。

  只好动用一下老爸了。陈丛的父亲陈忠厚托老友在平安小区找个打扫卫生的活儿,此时他正在清扫楼梯,听到手机震动,知道是儿子着急了。

  “爸爸,你快下班了没有?”

  “快了,快了,还有一层打扫完就没事了。误不了你的事。”

  “那你回家路过去家家和超市再买一包开心果。就是卖小食品专柜那里。你要是不认识,就问理货员。”

  “开心果?是什么果?”陈忠厚抹着脑门上的汗水,他从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生怕买下儿子不如意,就说,“还是我回家洗菜,你去买吧?”

  陈丛不放心父亲会收拾屋子。若会,家里能乱得跟废品公司一样吗?再说,一会杜媛媛来了,看见老爹一个人,多尴尬呀!

  “我还没有收拾完。爸爸,你就买一包开心果。能记住吗?买好赶快回来。”他爱杜媛媛,希望第一次的准备不要让她失望才好。

  陈忠厚嗯嗯地答应着。今天他天不亮就到了小区,儿子的女友要来,早早做完工作就能回家招待未来的儿媳妇,这比什么都重要。

  陈丛把一块抹布用洗洁精洗了又洗,然后使劲擦着桌腿,饭桌疼得吱吱直叫,身子东摇西晃。人生的悲喜总是在未来的路上埋伏着等你出现,有的人喜事总是一拥而上,让人应接不暇。而陈丛度过了幸福的童年之后,不幸就站出来拦着他的去路,伴随着母亲的去世,父亲在工地上砸了两个肋骨。后来公司也破产了,五千块把职工推到社会上。身体不好的父亲只有捡些废品,靠微薄的低保度日。陈丛上高中因为交不起重点高中赞助费,在一所普通高中毕业后考上了二本。连姑姑都说,丛丛就是个苦命的根儿。

  陈丛环视着这间八十年代后期建起的楼房,尽管陈旧,此时正如整洁的老人。沧桑不是错,反而觉得有了一些古朴简约的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推开了那扇朝阳的小窗。这世界不全是黑雾,上帝不会关上所有门,总有一扇窗为你打开,让你背对黑暗,面朝阳光。他现在才理解这句话正是为他量身定做。大学第一学年结束,学生会主席的他在结束一场慷慨激昂的演讲后,俊朗的面容和流利的口才,迷倒了经管学院的女生。他的励志故事在经管学院传播。工商管理专业有个杜媛媛的女孩,是陈丛的同城老乡。每天晚上都会去他的烧烤摊帮忙。学校比邻步行街,很多学生在那里勤工俭学。杜媛媛是学生会副主席,两个人在组织几次灾区义捐和小小的烧烤摊上酝酿了一场水到渠成的爱情后,直到大四那年陈丛才知道杜媛媛的家庭不简单。

  有一扇明亮的窗正为他敞开。

  原来杜媛媛爸爸居然是市计委主任。可以通过市财政给两个人搞个事业开支的单位,然后找机会转为公务员。考研还是考公务员?哪一条路都是人山人海中苦苦跋涉,一不小心就从独木桥上挤下来,摔个粉身碎骨啥的。现在居然有免费的飞机让你坐,方便快捷直达山顶。陈丛那天夜里失眠了,他不是不清楚眼前的风险,看着上一届的毕业生整天西装革履兴高采烈面试去,垂头丧气回家来。他担心,自己这个二本的大学,能拼得过那些重点大学出来的佼佼者吗?这不是高考的战甲未脱,又迎来一场厮杀吗?而且是毫无把握的厮杀。他那准备扎根大城市的梦想一夜之间动摇了。和杜媛媛一起回家乡,可以少走多少弯路,又可以将爱情进行到底。陈丛放弃了考研。因为准备不充分国考又榜上无名。这次毕业前回家乡,一个是和杜媛媛关系确定一下。另一个是工作的事情。让未来的岳父大人提早有个谱。

  家里一切收拾停当,陈丛站在那扇窗前,眼前顿觉豁然开朗。他的目光在这一片高矮不齐的房屋间扫过,原先住过的人家大多搬进了小区。这里住户越来越少,屋顶零落着破木头和一些破砖乱瓦的,他还是第一次细心地观察这一片厂区房,灰色的瓦房覆盖岁月的印记,与远处那些夜里都闪烁着霓虹灯的高楼新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媛媛一会应该是从那条小路上走过来吧!还好,路边绿色的植物给这一片灰色背景一点生动。那绿色就像地毯一样铺在墙上。厂区最不缺的就是这种植物叫做爬山虎、陈丛想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猛地抽了一下。不,他很快否定了,他不是依靠墙的力量向上爬,而是在借助外力。书上说,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成功的路上有时候要借助外力,这没有错。陈丛轻轻念着这句话,很快恢复了在大会场慷慨激昂的神情。

  时间已经指向十点了。媛媛应该在路上了,陈丛不仅有点紧张。握在手里的手机都被汗水浸湿了。他拨打了媛媛的电话,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你拨打的用户忙”,再拨,一直是这样,怎么回事?陈丛锁好门,拿着手机“通通通”下楼了。他低着脑袋拨打杜媛媛的电话,被一枝没有依附的爬山虎藤差点绊倒,他一只手急忙扶住了墙。站在街上,陈丛的脖子比长颈鹿还长,盯着车子开过来的方向,每一辆出租车他都探着头往里张望。手机一刻也没有离开耳朵,他反复拨打杜媛媛的电话,一直是忙音。到底是怎么回事?陈丛好像预感到了什么,手竟有些微颤。他心爱的女孩上次在烧烤摊上被一根新竹签刮伤,他都心疼了好几天。此时此刻,陈丛的心狂乱着。

  老半天终于接通了,陈丛血流加快:“媛,你怎么了?快告诉我!”

  电话里人生嘈杂,但能辨认媛媛的哭声“我受伤了……呜呜……”

  陈丛的心揪了起来:“宝贝,别哭,你在哪里?伤到了哪里?”语无伦次,他一边接电话,伸出另一只手拦着过往的出租车。

  “我……在中心医院,陈丛……你快过来。”媛媛的哭声搅得陈丛的心一裂一裂的。他额头上冒出了汗,此时他什么也顾不上了,心爱的恋人到底出了什么事?他害怕着祈祷着。出租车还没有挺稳,他拉开门一脚踏了上去。

  医院里人来人往,空气里涌冲着一种莫名骚动。陈丛能够在这种平静的空气感觉到异常,是他多年炼出来的一种特异功能。他几乎不用询问,潜意识跟着热热的空气流很容易地找到了杜媛媛的病房。推看门看到媛媛脸上被什么划拉了几道血印,坐在洁白的病床上,用一只只纸巾不停擦拭着脸。粉嫩的肌肤被搓擦得通红。病房还有一个中年女人,看其外貌知道一定是媛媛的母亲,她臃肿的身材堆坐在一边的圈椅上,面包一样虚胖的脸上写着生活的精致和惬意。旁边坐着两个男人,一是中年人,还有一个跟自己年龄大不多少的靠在窗台边。陈丛客气地喊了一声“阿姨”马上坐在媛媛的床上,心疼地抚摸着她的手,眼睛盯着受伤的脸急切地问:“媛,发生了什么事?你还疼得厉害吗?”

  心上人的体贴,让刚才还在轻轻抽泣的媛媛立刻控制不住地哭泣:“我今天太倒霉了!一早和妈妈带着保罗去公园溜达,保罗贪玩追自行车,被一个环卫工人狠狠地踢了一脚,疼得滚了很远。我和妈妈上去找他理论。这老头不仅不认错,还趁机抹了我的胸,把我打成这样……”媛媛边叙述边哭,旁若无人依偎在陈丛的怀里嘤嘤啼哭。陈丛知道媛媛家有一只雪白的狗叫小不点,总是对陌生人吼叫。但为一只狗把恋人打成这样,陈丛的心里充满了疼惜和愤怒,若是在学校,他一定会冲上去为女友出气。

  “真是穷窝出刁民。我们的好事都被这个可恶的老头搅黄了。”媛媛靠在恋人的身上,天大的委屈和怨气带着哭腔源源不断从她小巧的嘴里流出。陈丛用手轻轻笼着媛媛的发丝,温存地说;“不要哭了,对伤口不利。过两天就好了。乖。”

  原先靠在窗台边的那个年轻人几次欲言又止。他转过身,背对着陈丛,压低声音对杜媛媛的母亲说:“嫂子,我都协商好了,一会就去办,”媛媛的母亲从陈丛进门礼貌性地点点头,就一直没有说话。她看着两个年轻人亲昵的样子,温和地说:“媛媛,要不让小陈再买点纸巾去吧。”

  陈丛立即意识到他们有重要的事情协商,而自己很明显是插在这里的一根碍事的木桩。他急忙说:“我去买,媛媛,还需要什么?”

  陈丛刚出门,媛媛的母亲和其他两个人把脑袋扎在一起。那个年轻人说:“现在有人把视频发到朋友圈。杜主任已经去外地了,暂时回避一下。那个老头我调查清楚了,是附近的一个下岗工人,家庭情况不太好。”

  中年男人说;“现在最要紧的是视频,这东西传播太快,外面议论疯的。小周,你现在赶紧找人把视频全部删掉,消除影响。那个老头那里我去说,给他点钱打发了,把这件事处理一下。时间不能再耽误了。”

  媛媛妈妈这时才急忙点头说:“好好,你们两个人快去办,越快越好。这些穷人估计看见钱就发抖。”

  陈丛买好纸巾,在医院门口的小卖部徘徊。小卖部的女人一边把东西递给陈从,一边对旁边坐在那里织毛衣的女人说:“杜主任这里摊上大事了。他老婆和女儿一起打人家老头,视频传得朋友圈到处都是。你说这当官的,连家属都这么威风。”

  陈丛拿上纸巾,立即到医院的外墙边打开了微信,一段视频映入他的眼睛:一个老头骑着自行车,被一只雪白的小狗追逐。他踢了小狗一脚,有两个女人立即追上把他从车上拉了下来。其中那个中年女人朝着他的胸部踩了一脚,年轻的女孩用皮包朝他的头使劲砸。老人的头一下磕在公园边的石砖上,自行车倒在一边。两个女人对着老人一阵拳打脚踢,现场一片混乱。而那个倒在地上的老人一脸是血,伸出手却无力抵挡……陈丛的脑袋猛地膨胀了,他的父亲?父亲迟迟没有回家、这件事是真的?他怎么可能出现在公园?

  陈丛快步冲进了医院,根据护士指点,推开了另一扇病房的门。不错,躺在那里满脸血污的正是自己的父亲,他黑清的脸在医院洁白的床单映衬下像老树皮一样,额头上,手臂上缠上了纱布,一只眼睛半睁不开。看到陈丛进来,他吃力地问:“娃,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不要紧,输完液体就回家,你先去招待媛媛吧!”

  陈丛的心里被愤怒装满,他不知道源于什么,气恼地问:“爸,我让你买开心果,你怎么成了这样?你去哪里了?”

  “你有女朋友了,我想让你妈也高兴高兴。我买了半斤猪头肉,想抄个近路去你妈坟上看看。可能小狗闻到了香味,追着我不放。

  父亲不知道那只狗的名贵,就踢了小狗一脚,紧接着……陈丛什么都明白了。媛媛和他母亲看到宝贝狗被人踢了一脚,追上来,于是打在一起。

  “那你怎么……”想起媛媛说被老头抹了一把胸,陈丛实在张不开这个口。

  “娃,我没有打那个女孩。她们母女把我掀翻了,我倒在地上。我一直喊我有心脏病,你们不要打了。她们就不撒手,女孩还用高跟鞋踩我的腿。”父亲诉说着,眼睛里一片混沌,他可能是想伸腿给陈丛看。剧烈的疼痛使他倒吸着凉气。

  “娃,啥也不说了。刚下他们那边请人说话……给咱十万块钱,我就承认个错误。”陈忠厚把头歪到一边,“我寻思着,有了这钱,就能给你交个首付。这伤口过几天就长好了。”

  “娃,我输完液就回家。你先回去,媛媛一会去了咱家没有人,委屈人家姑娘。你快回去!”陈忠厚摆着左手,示意儿子赶快走。

  陈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的心里被掏干了。此时的父亲像一只病猫一样窝在那里,液体一滴滴流进他几乎干涸的血管里。他蜷缩在床上,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可怜,无人问津。而另一个病房的一家人,却在积极商谈对策,怎么对付他,陈丛的血液高速奔涌着。他想起父亲在雪天里把帮人家卖了莲菜的钱,湿湿地塞进了自己的衣兜。饭桌上总是把仅有鸡蛋留给自己。他多年未娶,孤身一人抚养着自己。陈丛的嗓子里气流拥堵着,眼前雾茫茫。

  门开了,刚才在媛媛病房里的那两个男人走了进来,他们看到陈丛的时候,惊得眼睛都直了。那个中年人很快明白了,立即走到陈丛面前,微笑着指着床上的老人说:“这是……”

  “我爸爸。”陈丛面无表情。

  “这样也好办。”还是中年人见多识广,他从容地坐在陈丛旁边说,“这件事其实就是个误会。你和媛媛谈恋爱,马上就要毕业了,现在大学生就业多难你知道吧,媛媛的父亲绝对能给你俩安排个像样的工作。”

  “那么现在就成了一家人了。基本上属于家事,咱们的目的是一致的。首先要消除负面影响,这件事传出去,对谁也不好。我看呢,这么办!小周你来说。”

  那个叫小周的年轻人马上紧步走过来说:“是这样。这是十万块钱的补偿,给伯父养病。只要伯父配合一下,对着视频说几句话,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小周顿了一下,“给媛媛承认个错误。就说,就说,就说是你先抹了媛媛的胸,她妈妈气愤不过,打了你一耳光。然后你自己摔倒在路边的石砖上。”

  陈丛的拳头里握满了激动的汗,他打开微信,颤抖着找到那个视频,却显示该图片已删除。他打来浏览器,铺天盖地的图片全不见了。

  “已经删掉了,你找不到了。”小周站在一边,好像看懂了陈丛的心思,说,“来,伯父,把钱收好。还是那会咱们说好的,你对着我的手机说一遍。”

  “娃,是我不对……”陈忠厚干裂的嘴唇蠕动着……陈丛冲上去说,握着手机的手在颤抖,眼泪一滴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爸爸不要说了!”

  陈丛的怒吼在病房里回荡。

  “视频删掉了,刚才的对话能删掉吗?”
山西省襄汾县体委家属楼
13753512533
李淑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655

帖子

229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98
发表于 2017-9-9 10:2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出租车还没有挺稳,他拉开门一脚踏了上去。
停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655

帖子

229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98
发表于 2017-9-9 10: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原本很美好的早上,却因为一只“狗”,发生了许多事……而这些事,好像是预谋好的一场戏——目的是什么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19

帖子

66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6
发表于 2017-9-10 07:34: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矛盾斗争激烈,但不够紧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主编
在线咨询
微信公众号
玉融文学
微信扫一扫
加入玉融文学微信

QQ|Archiver|手机版|黑名单|中国玉融文学网    

Copyright 2016中国玉融文学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16-2017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