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中国玉融文学网欢迎您!欢迎大家积极投稿
查看: 398|回复: 6

阳光的天(原创,8757字)

[复制链接]

5

主题

35

帖子

26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5
发表于 2017-7-17 11: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杲绍祜 于 2017-8-9 11:32 编辑

  阳光的天
  杲绍祜
  一
  早上,果宗法就感觉不顺,等他见到高亘所长,他的预感彻底变成了现实。
  果宗法骑着电动车,三十分钟,就到了福果镇街南头。路两旁的杨树挺直着水桶腰,直冲天空,那些枝枝杈杈把路面都遮严了,宽大的马路显得逼仄。那些树枝儿在空中相遇,互相搭上手,好像在彼此试探过招。枝上还挂着灰色的穗子,恶作剧一般伸着长舌头。
  果宗法的车子上了街南大桥,迎面驶来一辆电动车,车主热情地向他打招呼,果老师!果宗法转脸一看,是自己的学生车明,曾经的得意门生,现在是福果中学校长。停下车,车明十分动情地说:果老师,自从上次到医院探望您后就一直忙,没有再去看望您,实在抱歉,幸好今天遇见,太好了。您的事派出所调解好了吗?
  果宗法为有这样一个学生而自豪。福果中学自车明任校长以来,在全县中学历次评比中都居前列。怕车明为他担心,果宗法安慰他说,第一次调解没有成功。不过,我相信事实就是事实,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说这话时,果宗法带着惯常的微笑。
  车明说,您见素抱朴、清高雅正,实属乡间的隐者和高士。可在世俗社会里,这些就成短板了。我听说,派出所在第一次调查前,刁柏就给高亘送了大礼。还有,李副镇长是刁柏的二舅,他能不动用关系庇护刁柏?不然,一个乡下人,能如此霸道嚣张?从村民到干部,社会多有这样的痞子,作为一个教育者,我感到悲哀。他们难道没读过书,受过教育,不懂天地常理?
  果宗法的心里翻江倒海,有些伤感,又有些不甘,但并不绝望。他坚信,多行夜路终遇“鬼”,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到果宗法有些失落,车明悲伤地说,我也就一个小校长,跟那些镇长、书记搭不上话,否则……他说不下去了。
  你认真管理好学校,教好学生,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和支持!果宗法平静地说,我想到县公安局去,每周三是局长接待日。听说刘局长很是正直无私、能为百姓排忧解难,最近又被提拔为副县长。我想去反映一下,看看这件事情能不能尽快处理好。果宗法好像是跟车明商量。
  还是不要去吧,这派出所和县公安局是一个系统,上下级关系,心气相通,你去信访,他们还不是打个电话到派出所问询一下了事,啥用也不顶!
  果宗法对车明这样说感到愕然,就顺着他说,那好吧。心下却想,一定要去一趟!
  案子可能不会有结果。但既然来了,还是去问一下吧。他进了派出所大门,来到值班室。警官小王笑着问候他。他问,陈警官在吗?
  啊呀,陈警官到省里学习去了。他看到果宗法脸上的期待,停了一下,赶紧补充说,这次学习时间很长,要一个多月呢。
  高所长在吗?果宗法问。
  哪个高所长?我们所正、副所长都姓高。小王说。
  我要见高亘所长,果宗法说。
  噢,您要见正所长啊,他办公室在二楼最南口。
  果宗法敲门,门开了,高所长热情地招呼,请坐。拿纸杯倒了杯水,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然后坐下来,问,您是,有什么事吗?
  我叫果宗法。
  噢,是果老师啊。高亘再说话,神情变得严肃,声音也极其威严。你的案子所里先是安排最负责的李警官办理。第一次调解,刁柏不承认打人,说你的伤是自伤,想嫁祸给他,与他没一毫的关系。第二次,所里又安排陈警官办理,重新调查取证。没想到你方证人的证词前后矛盾,对方还举报你方证人中有人作伪证。所里已安排专人调查此事。不过,请相信黑就是黑,白就是白,阳光下,一切黑暗无所遁形。
  果宗法第五次到派出所,听到“阳光下,一切黑暗无所遁形”这句话,心里反而踏实了。回家的路上,他哼唱起来: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呀/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
  二
  果宗法第三次到福果镇派出所。第一次到派出所是报警,第二次是派出所电话通知要给他和刁柏两家进行第一次调解。他走进大门的一刹那,强烈酸楚的感觉涌上心头,这种沉痛的感觉虽然只是数秒的占领,根深蒂固的坚定信念又重新夺回阵地。他步履坚实,身子尽量挺直。走进值班室,问值班民警小王,陈警官在吗?小王指着一个高而瘦的中年人说他就是。果宗法随着陈警官来到派出所二楼。这是座面向西的两层小楼,楼梯在中间,过了楼梯口左转,第一间就是了。他示意果宗法坐靠山墙的沙发,然后自己坐在后墙的椅子上。他面前有一张桌子,上面堆着些案卷。
  果老师,您的事我听说了,撇开警察的身份,看到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一位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的退休老师,无端遭受毒打辱骂,我感到格外痛心,警察的职责就是伸张正义,惩办坏人。这事既然我来负责,绝不能让您和家人受委屈。他注视着果宗法的脸,那上面有着明显的证据——左侧脸颊上有四道划痕,很深。
  果宗法注意到陈警官看着自己,一下子感觉不自在起来,好像一个演员初次扮演小丑,在额上抹了块白灰,被观众注视很是窘迫。他怕自己丢了教师的身份,于是想找回些面子,脸上的笑浮现并日渐生动,这使他脸上的伤痕蚯蚓一样突出。陈警官显然感受到这种变化,他转过脸,翻开桌上的案卷。
  果宗法看着陈警官,一双大眼睛里闪动着精明,一身警服显得威武,那肩上的警徽熠熠发光,与挂在墙上的帽徽连成一个完整的公安形象,它彰显正义,给人力量。他有些激动,觉得自己有信心是理所当然的。他说,陈警官,我实在是不明白,我的菜园种得好好的,他家鸭子进来糟蹋,我赶走它们,刁柏及家人不仅不感到歉疚,反而对我和老伴毒打谩骂。说着话,他身上突地跳跳地疼起来,掀起上衣给陈警官看,他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果宗法慢慢地说,我相信法律,相信派出所,能够维护公平正义,会让受伤害者的心灵得到慰藉。
  陈警官说,果老师,您放心,保护每一位公民的合法权益是我们应尽的职责,请相信我,相信派出所。当然,如果您认为派出所,或者我本人没有很好地履行职责,没有保护好人,惩办坏人,你有权到上级部门反映,或到法院起诉,这是你的权利。听了陈警官的话,果宗法的心里有阳光朗照。
  陈警官的额头拧成个疙瘩,忽而又舒展开了。他说,我看了案卷,这个案子很简单,可是,你的证人证词还表达得不够到位,如果他们能作出对你家更有利的证词,这个案子就好结了。你先动员一下,看看当时现场还有没有其他目击证人,说服他们为您作证。联系好后,我会晚上找时间去取证,只要事实确凿,我想,刁柏一定会受到应有的处罚。
  果宗法的心猛地沉了一下。他说,刁柏这人非常凶蛮,遇见不对路的人,瞪起三角眼,恨不得从那人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不知怎么的,他竟知道给我作证的三个人是谁,整天指桑骂槐,弄得我的证人整天惶惶不可终日。再找别人给我作证,真的找不到。刁柏如此嚣张,谁敢得罪他,再给我作证?再说,我也不忍心让更多的人因我而陷入水深火热。
  陈警官认真地说,我相信,真情永在,正义必胜。如果实在找不到新的证人,原来的证人,只要把证词再补充一下,把有利于你方的事实说清楚,我们一定会依法追究刁柏的责任。
  三
  果宗法还未到家,就听到一阵吵闹好像炸弹被引爆一般,越发地响亮。声音从堂屋溜出来,大模大样地在院子里招摇、膨胀,然后一涌出了门,直钻进他的耳洞,轰隆隆地响。
  他不用看到,听到这粗大的嗓门,他就知道是儿子文勇回来了。门前的空地上,一辆普桑骄傲地卧在那儿!这小子!果宗法加大电门直冲进大门,一个高大的身影逼过来,啊地叫一声,两手按住了车头。他嚷道,老爸,你想撞死我呀,冤有头债有主,我跟你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你要撞也要撞刁柏那个坏种。
  果宗法感到心里被谁塞了把麦草,刺挠挠地,喘不过气来。这个文勇因为怨恨自己把心思都放在学生身上,认为对待自己的儿子还不如对待那些毫无血缘关系的学生。高考考得不如意,一气之下到县城发展了,没想到竟然发达了。可他对父亲仍然耿耿于怀。如果不是听闻家里受了刁柏的欺侮,他才不来呢。
  老头子,你可要好好劝劝儿子,可别叫勇儿干傻事,那样事情就闹大了。老伴红雨哭着说。
  果宗法眼一瞪,我警告你啊,这个事与你无关,你从哪儿来,还到哪儿去!
  这个事我管定了!我就说你处世太绵软,什么忠厚老实天不欺,作假虚伪遭人烦。现在这世道,你善你诚为人笑,你恶你狠行天下。文勇看着父亲瞪圆的眼睛,不屑地说,你就知道对别人好,可他们对你如何?这时候,你看谁来了,还不是我——你的儿子来了!我已经给哥几个打了电话,他们很快就到。
  好像为了证实,外面响起了摩托车轰隆轰隆的声音。接连着,高门大嗓的声音传进来。谁这么大胆子,敢欺侮到咱果哥的头上,活得不耐烦了,找修理呀。好嘛,我就是独一无二的人渣修理工。一个水桶腰带着几个人大喇喇地进了门。
  果哥,你说吧,谁吃了龙心虎胆。水桶腰边走边冲文勇嚷。
  紧跟其后的高挑个说,可能是皮痒痒了,哥几个过去给他揉揉。再把他家的东西重新归置归置?
  走!就是弄个父子不相认,我也管定了,他不要面子我还要脸呢。哥几个,走!果文勇不管不顾地说。
  你敢,果宗法大吼一声,因着急声音变了黄腔。你要犯浑,我就撞死给你看!
  果芹在一边劝说,爸,妈,你就让哥来办这事吧。上次我受别人欺侮,他帮我出头,那人马上成了孙子。
  住口,啥事都要依法行事!少见识。
  果芹呜呜地哭了。
  文勇睁着血红的眼睛,直噔噔地向外走。听到这声吼,不由地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父亲。果宗法的眼瞪圆了,脸上五官扭曲,脸冲砖墙,好像要撞死对方。你这个浑球,你就知道以暴制暴,你认为这里是旧上海?你是许文强!现在是法制社会,一切要依法行事!
  爸,这个社会你还没有看透,我在大城市混得还行,靠的是什么,就是势、钱、权。我以势挣钱,以钱助势,以钱、势结权,权为我用!
  住口!你这一套早晚要吃亏,要认清形势,既不读书,也不看报,这是你的短板!你记住这句话,不听老的言,吃亏不会远!这个事,不用你管,你走!
  你认为我想来。你就是个老顽固!你当老子受屈,我做儿子的很没面子。你虽然占理,可人家能让你输理。你不知道吧,第一次调查事实很清楚,为啥人家不答应你的要求,小黑屋子里早就定好了。第二次调解也肯定不能成,人家下好套了!
  红雨走上前,拉住儿子的手,矇眬着泪眼说,听话,你爸这一辈子,从没有人对他说三道四。这事,你爸不让你管,你就别管。你爸刚从镇上回来,你听他说说啥情况。别走,一年就来这一回……说着呜呜地哭了。
  你看我爸那脸那话,这家我一刻也不呆了。果文勇仰脸,低首,吆喝一声,走!他边向外走,边说,我可有言在先,如果这事最终处理不到位,我还会回来,我会砸了刁柏的狼窝,把狼子狼孙一窝儿端了。
  四
  果宗法第四次到派出所。他迈过熟悉的门槛,口中哼唱着歌曲: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呀/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
  值班室警官小王听到声音,嘿嘿笑着,伸出头来打招呼,果老师,您又来啦!
  果宗法又哼唱了几句:呀呼嗨嗨,一个呀嗨/呀呼嗨呼嗨,呀呼嗨嗨嗨……然后才回应说,是啊,这不又二十多天过去啦,我来找陈警官,看看事情的进展。
  小王抱歉似地说,陈警官出警了,走有一个多小时了,到现在还未回来,您……下面的话小王没说完,显然是让果宗法自己决定,是现在走人,还是在这儿等会。果宗法说,我也没啥事,就在这儿等会吧。
  话音刚落,陈警官回来了,他高声大气的说话,一脸的喜气,好像完成了一项重大的任务。他看到站在值班室门口的果宗法,喜度马上降了很多。他说,果老师来啦,抱歉呀,这几天好几个地方有人打架斗殴,应接不暇啊。说完,马不停蹄,急匆匆地上了楼,果宗法跟了过去。
  陈警官来到办公室,热情地给果宗法倒茶,东拉西扯说起自己几天来的出警经历。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刀呀棍呀,打死打伤是常事,只有出了事,才能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可到这时,一切都晚了!
  果宗法耐心听了一会儿,抽空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陈警官,上几天,您对曾经给我作证的三个人又重新做了笔录,说事实更清楚,刁柏这次应该能够赔偿医药费、赔礼道歉了。不知啥时候这个目的能够达到?
  陈警官把帽子挂在墙上,挠了挠头,说,我觉得你和刁柏这两家的事有些复杂,你方证人的再次笔录,与第一次笔录出入很大,因此,这个案子现在还不能下结论。我会向所长汇报,妥善处理好这件事。
  一进派出所的那种轻松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好像心上突然坠了块石头。果宗法心里清楚,陈警官放出此言,说明这个案子是是非非不好论断了。更可怕的是给自己作证的人,将会永无宁日,刁柏在福果庄将会更加横行无忌。
  果宗法想起给自己作证的有福嫂子。有福哥在外打工,她除了要带好孙子,还得种几亩地。刁柏的媳妇凤花围着她家前家后绕着圈地骂,个龟孙子,与你半毛钱的关系没有,坏我家的事,一定会害痴心疯的。凤花好的就是撒泼耍滑,背后人家都叫她花疯子。听说还要再做笔录,儿媳妇就劝她说,你无故惹那疯子干啥,她整天围着俺家骂,你说咱家还怎么生活!有福嫂是坚强的,她说,这样的恶女人,如果没有人能制服她,那以后福果庄人也不要过日子了,所以,这个证我一定作到底。想到这里,泪水在眼里打转转,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自己受点屈辱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牵扯别人呢,果宗法不由地暗暗自责。
  生活原本不是这样的。果宗法退休后,每天读书练字,不亦乐乎。哪家觉得孩子的字写得赖,把孩子带来,果宗法就认真教,不仅不收钱,遇到这家事忙,孩子的饭他也乐呵呵地管了。他常常说,孩子嘛,我喜欢,就算陪我这老头子。过年了,果宗法几乎承包了福果庄各家的春联。有人拿着纸来,有的空着手来,求果宗法给写对联。果宗法是来者不拒,无论谁来,都会满意而归。
  果宗法家西有块四分多的闲地,觉得撂荒非常可惜。再有,这块地与家西的果湖一路之隔,取水浇菜很方便。就和老伴挖起来,看着老两口挖着吃力,有福的儿子小满开着拖拉机来了,说啥也要帮着整好。他俩把菜地用树棍围起来,种菜。小菜、大葱一年到头都有,谁家没了,到这儿来,采一把小菜,拔几棵葱,像在自家一样。按季节来,啥菜都有。庄上谁家没有吃过这里的菜?就是刁柏和花疯子,也来过很多次,空着手来,手提肩抗着走。
  刁柏家临着果湖南岸,养了一大群鸭子,这果湖竟成他家的养鸭池了。鸭子常常溜到周围的庄稼地里吃个快餐,弄得大家意见纷纷。今天这家跟刁柏家吵,隔几天那家跟刁柏家打。别个家虽说占理,但吵架打仗从不占上风。时间长了,周围有地的人觉得惹不起,就在庄稼地边夹起篱笆杖子,多家联动,就围出了保护庄稼的长城。
  果宗法家菜园种得好。有一段时间,篱笆杖子这儿散了,那儿乱了,补了东篱,坏了西篱。刁柏的鸭呀乘虚而入,摇摇摆摆地爬上来,大模大样地穿过公路,从空档里钻进去,扁扁嘴突鲁着,那青青的小菜就剩下个囫囵尸。果宗法和红雨出来,看到了,气坏了。等他俩呼喊着跑过来时,鸭子扑腾着翅膀,突突突冲下河。果宗法和老伴气不过,扔了几个块土坷垃。花疯子骂过来,推倒红雨。果宗法过来,刁柏赶到了,一脚踢倒了他,接着拳头打在他的身上。花疯子对着果宗法的脸使出了九阴白骨爪。果宗法被打倒了,自己怎么也起不来了。随后赶来的女儿果芹把他送到医院,住了二十多天才出院。
  果宗法问,陈警官,案子您也重新调查了,口供也重新录过了,您承诺的结果何时能够兑现?不会一直拖下去,不了了之吧?陈警官好像一个先天结巴,他说,怎……么会……呢,
  走出派出所,果宗法问自己,就这样不算了?果宗法用力地把头大幅度地左右摆动。他对自己说,绝不能。他用更大的声音在心里吼,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呀/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
  五
  这真是一个圈套。
  果宗法是早上七点五十六分来到县公安局的,穿过县公安局电动大门,来到值班室。门前有两个值班的,穿着制服,帅气十足。一个人坐在桌子前,另一个人站着。站着的小伙问,您有什么事?说话很和气。果宗法说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先登个记吧,坐着的那个小伙站起来,把登记簿推了一下。果宗法拿起笔,写上了事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原来坐着的小伙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又看看字,万分钦佩的语气说,您的字写得太好了,您是书法家吧?果宗法,这名字好熟悉呀,刘副县长不久前好像提到过。
  果宗法笑笑,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号牌,号牌上的数字是11。他向接待室走去。他想,刘副县长提到过我的名字?他是公安局长,又是副县长,怎么会知道我呢?可能与我重名吧,他这样给自己解释。
  当刘局长,也就是刘副县长出现的时候,果宗法一切都明白了。为什么车明不支持他来信访,当时感到奇怪,现在一下子恍然大悟。刘副县长就是自己当年教的淘气包刘韧。
  刘韧在高二第一学期以前,学习非常优秀,虽然有些泼皮、任性、不服教育。其后,他完全迷恋上网络游戏,着了魔一般。升入高三,成绩差多了,考上好大学没有希望了,其他老师都放弃他了。果宗法觉得刘韧是一块好料子,如果再不挽救一下,他的人生就完了。一次班会课,刘韧上课又玩手机游戏,一向平和的果宗法发怒了,不计后果地揍了他,好像下了一阵冰雹。最后恶狠狠地说,你是个无用的废物、垃圾,你要能有出息,粪池里的水我喝干它。当时,刘韧狼一样的目光回敬过来,说,你会为你今天的言行付出代价,等着吧。
  复读一年的刘韧如有神助,竟考上了南京名校。果宗法感到非常欣慰,心中只有祝福。可刘韧并不理解他,听说领到录取通知书后,曾在个别场合说,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他喝上那啥的。不过直到现在,他也未见刘韧采取过具体的行动。就像一个魔咒,这一天终于等到了。他看着号牌上的数字,想到一个成语——祸不单行。
  果宗法还是去见了刘副县长。走进接待室,看到久违的刘韧。他身材魁梧,眼睛晶亮,显得精力充沛。刘韧本来是坐着的,抬头看到果宗法,愣了一下,站起身,紧走几步,端详起果宗法来。他好像很激动,是果老师?真的是您?
  果宗法笑了。装,当领导谁不会装呢,竟装得这样像。你已采取一系列的行动,你曾说的报应真的来了。原来我还奇怪,现在我彻底明白了,可是我不后悔。果宗法心里有个声音说。
  果宗法向刘局长反映自己遭遇的事情,谢绝他一连声的感谢和挽留,告诉他只要依法处理就谢天谢地了。刘韧神色凝重,承诺一定会公正、公平地处理这事情,叮嘱果宗法明天上午九点前去高亘所长办公室。
  六
  果宗法第六次来到福果镇派出所,时间是八点四十分。他跨过电动大门,走过值班室,径直来到高亘所长办公室。门敞开着,高亘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一份材料,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看到果宗法,站起来快走几步,一把抓过果宗法的右手,紧紧地握住。口中不停地说着,果老师,今天我一定调解好您和刁柏一家的纠纷,我这就去安排。他一脚已跨出去,又转过脸来,保证似地说,这次一定会让您满意。您喝茶啊,他指了指桌上彩绘着古代侍女的茶杯说。
  果宗法坐在所长室里,端详着茶杯上的侍女,觉得这个茶杯端庄雅致,一种古代的文化味氤氲而出。他小心地揭开盖子,一股清香便在鼻子下盘桓了。刚喝完一杯,值班室的小王来了,脸上肆意的笑,亲切地喊了声果老师,恭敬地续茶,跟果宗法拉起话来。小王走近果宗法,在他耳边神秘地说,高所长传唤了刁柏及家人,领导正对他们批评教育呢。另外,高所长派出6个民警分成三个小组调查刁柏一家。他说,要倾听民意。
  果宗法杯子里的茶叶换了两次,他和小王都沉默了。这时,高所长走进来。他说,现在事实已经清楚了,所里的民意调查佐证了这个事实。请跟我去调解室,所里要进行第二次调解。
  果宗法的心里忐忑不安,高所长的笑脸好像埋藏着一个大大的阴谋。他想这事不管怎样,总之会有最后的结果,心里又坦然了。他走进调解室,高所长、高副所长、陈警官,第一次调解的李警官都在,他们温热的目光向他身上聚焦。刁柏和花疯子坐在西北旮旯里,头低得差点埋进裤裆里。
  高副所长陈述了果、刁两家民事纠纷的调查情况。通报了对果、刁两家民意调查的结果。反映刁柏打人骂人、养鸭祸害庄稼等177项事实,反映果宗法的,有166项。听到这话刁柏和花疯子腾地抬起头,盯着高副所长的嘴,希望能听到好消息。高副所长稍作停顿,然后声音提高了八度,这166项都是关于果老师帮助邻里的好事。刁柏和花疯子的头重新埋进裤裆里。
  高所长问刁柏,果宗法老师要求你承认错误,并赔付医药费2578.13元。你接受吗?
  刁柏的头几乎没有抬起来,可以想像他有多沮丧。在福果庄,刁柏是不可一世的,如此低声下气地说话,还从来没有过呢。我接受,他用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说。
  事情异乎寻常的顺利让果宗法感到意外,刁柏的道歉声变得虚无缥缈起来,但赔偿金装在口袋里,摸着硬硬的一沓钱,果宗法才相信这是真的。他出了派出所,骑上电动车,过了街南大桥,是一条笔直的大马路,两旁的杨树站立笔直,枝枝相接,好像福果庄的老少爷们站立两旁,搭起彩虹桥,欢迎他归来呢。
  这时,太阳正在中天,亮亮的阳光从树枝间筛下来,很逼人的眼。果宗法向两旁的麦地望去,几天的时间,麦苗拔节了,又窜出了高高的一头。他凝视着麦子,那些麦子频频向他点头。
  舒缓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来电话了,果宗法一看是陌生号,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一个声音响起来,果老师啊,我是刘韧啊,请您别挂断,我有话跟您汇报。果宗法说,你是堂堂公安局长,副县长,跟我汇报,不敢当啊。陈韧有些激动了,果老师,当年我太顽劣了,不是您的激将法,苦心挽救,哪有我的今天,不要说在公安局工作,就被关进公安局都有可能!
  刘韧的话锋一转,您被刁柏欺侮这事,福果镇派出所处理不力,这里我代表县公安局向您说声对不起啊。我们已经掌握高亘所长受贿枉法的事实,正说反说都是他那张嘴,没有党性原则,县公安局将会对其严肃处理。另外啊,文勇兄弟,参与一场斗殴,将会受到处理,他哥们义气太重,不过违法情节较轻……另天,我改天专门去看望您……果宗法的心结终于了了,他对自己暗暗佩服,当年刘韧这个顽劣小子,自己不放弃并拯救他是对了。作为教师,对优秀的学生要全力培养,对玩劣的学生也绝对不能放弃。他又想到文勇,这小子偏激得很,心里装的全是社会的“厚黑”,给他个教训也好。
  终于出了树木阴蔽的公路段,果宗法的眼前开阔起来。歌声又在他的心头响起: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呀/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他仰头望天,辽阔的天空蓝得深沉,银盘样的太阳亮花了他的眼,浑身说不出的舒泰。
  他向前看,福果庄就在眼前。果芹扶着红雨,站在果湖东岸,正向这边张望。




 作者简介:
  杲绍祜,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江苏省作协会员,洛阳小小说学会会员。短篇小说及小小说散见于《中国校园文学》《辽河》《喜剧世界》《杂文选刊》《小小说大世界》《茉莉》《小说月刊》《绝妙小小说》《幽默讽刺•精短小说》《短小说》《旱码头》《邳州文学》《大风》《检察日报》《金陵晚报》《羊城晚报》《邳州日报》等报刊二百余篇,文章入选《2013中国年度杂文》《2014年中国幽默作品精选》。短篇小说《夜寻记》获2016年《中国校园文学》第二届教师文学作品大赛二等奖。


联系方式:
  地址:江苏省邳州市运河镇建设南路嘉德•金鼎广场3号楼1单元402室
  邮编:221300
  电子信箱:taiyangsungao@sina.com
  QQ:653209948
  wx:a697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663

帖子

237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70
发表于 2017-8-1 11:5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这篇跟上一篇,像个姊妹篇!果宗法通过七八次的上访,终于得到合理处理,也许这一点正印证了题目《阳光的天》。个人觉得,总体不错,高亮,请其他老师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43

帖子

76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62
发表于 2017-8-3 12:29: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描写可以压缩点吧,挺长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35

帖子

26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5
 楼主| 发表于 2017-8-5 10: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贫 发表于 2017-8-1 11:52
学习!这篇跟上一篇,像个姊妹篇!果宗法通过七八次的上访,终于得到合理处理,也许这一点正印证了题目《阳 ...

感谢王老师鼓励,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35

帖子

26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5
 楼主| 发表于 2017-8-5 10: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异世观察者 发表于 2017-8-3 12:29
语言描写可以压缩点吧,挺长的。

问好老师,我会考虑的,多谢指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35

帖子

26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5
 楼主| 发表于 2017-8-5 10:5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异世观察者 发表于 2017-8-3 12:29
语言描写可以压缩点吧,挺长的。

问好老师,我会考虑的,多谢指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35

帖子

26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5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11: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作了修改,请各位版主、文友批评。衷心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主编
在线咨询
微信公众号
玉融文学
微信扫一扫
加入玉融文学微信

QQ|Archiver|手机版|黑名单|中国玉融文学网    

Copyright 2016中国玉融文学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16-2017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