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中国玉融文学网欢迎您!欢迎大家积极投稿
查看: 264|回复: 4

逝去与封存

[复制链接]

12

主题

26

帖子

13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8
发表于 2017-5-17 16: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寰寧 于 2017-5-18 08:00 编辑


    在秀丽的大山之中,一缕缕炊烟渺渺升起,有一座小村庄就坐落在这大山的山沟里。天蒙蒙亮,小村庄上笼罩着一层烟雾,将整个村子藏了起来。村子里住着十多户人家,差不多家家都养了几只鸡,过年的时候就把它们杀掉作为年货。因此不时地听到村子的每个角落传来鸡打鸣的声音。
    农村的早晨似乎比城市来的更早一些,这时候人们已经都起床做早饭了,那些昨晚没有准备好木柴的家还有劈柴的声音,都是一些锯开的松,劈开几段松木放进炉子里,炉子顿时着的嗡嗡的作响,吃过早饭。农户们就要拿着铁锹到这山沟的下游去务农了,在这山沟的下游是一片片的上好的田地,这个时候绿油油的种满了小麦。在这山沟里还有一条小河,上游的水用来食用,剩下的就流到了田里,农户拿着铁锹将水引到自己的田里,由于这源源不断的山泉水,这小麦就没有不长的旺盛的理由。
    夜晚村庄来的就比城市早了,农户们没有电视可以看,也没有电脑现在比较高端的娱乐项目,似乎他们更乐意早些休息。天刚刚黑不久村子里就会是一片寂静了,有时候几只山雀还会没有节奏的叫几声,就像是人家里晚上的窃窃私语声,或是讨论田里还有那一片没有浇水,或是家里的米缸里的米再过几天就用完了,或是老李家的猪又生了几只小猪,今年过年的时候村里就可以吃上猪肉了。也有大部分人,他们已经睡着了,可能是白天太累了,也可能是今年会是一个好收成,带着这样愉悦的心情更容易睡着。在他们看来除了庄稼的事情一切在他们看来都不是事,没有什么理想来让自己苦恼,不去考虑生死让他们自扰,总之他们很满足。在他们的那副睡着后脸上的模样,看出他们是那么的幸福。不会为吃的担忧,不会为明天没有事情做担忧,这样他们就会幸福。这只是我体会到的——真是平凡而伟大,伟大是因为他们这颗满足的心,其实还有其他的一些与众不同的优秀的品质,这些让我感到这是一群伟大的人
    还有一个小伙子,这是村子里的唯一的一个小男孩,比他大一些的都去城市打工了,女孩子也没有比他小的,比他大的也都嫁到外地去了,就是年轻的小伙子没有人会留在这个小村落里,这里似乎看不到希望。这时候小男孩还没有睡着呢,他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其实根本什么也没有想,只是看着窗外漫天的星星,他想是不是外面的世界里也能看到这些星星,不知道他们看到的星星是这样的么。外面的世界的人们都生活在灯火通明里,又有谁会在意着漫天的星星自从小男孩长大了些,不再害怕黑夜的时候,他就要求父母把他的床铺搬到了这个有窗户的旁边,这个窗子是很特别的。因为他们家是这个村子靠近山的最尽头了,而这个窗子又是他们家最靠近山的一扇窗子。因此在这个窗子往外看,能看见半边山,漆黑黑的也就能看到山的轮廓。稍稍抬头就能看到半边天,这半边天显得是那么的亮,可能是天上有星星有月亮的缘故吧。每次睡觉之前小男孩都会看着窗外半小时,好似这扇窗子可以让他通往外面的世界。也许是体会这种惬意,窗外很安静除了蛐蛐不间断的叫声以外,他都来没有觉得这蛐蛐的叫声让他觉得厌烦,他是害怕太安静了,白天还有的事情做,到了晚上就只能陷入这死一般的安静了,这对于一个小青年,这么美好的时光来说确实浪费了,一个人可怕的就是浪费了青春。偶尔一阵阵清风吹进来,这风让人觉得清爽,却不会让人觉得冷,因为外面的大山挡住了剧烈的风,吹进来的只是山风,山中的清新都吹了进来,张开大嘴深深地吸一口气,闭上嘴感觉一丝清凉,困意又少了许多。
    他慢慢的在枕头下拿出一个小本本,这是上次隔壁邻居的小哥哥在城市里给他带回的一个小本本,有些年头了,他都舍不得用,一是不知道改写什么,是觉得这珍贵的小本本来之不易可不能就随便的用了。这是一个黑色封皮的小本本,大概有巴掌那么大小,看起来是挺厚的,大概有一百多页吧。他总是告诉他的母亲他要用着小本本写文章,要当一个有名的作家,每次母亲都是面带微笑的摸摸他的头笑着说:“好,等你长大了,你就可以写文章,就可以当一个作家。”其实小男孩也知道这都十一岁了还没有上学,将来哪有能力当作家,这只是一个理想,即使没有办法实现它,也要永远的怀揣在自己的心里。确实有梦想的人都很了不起,他值得钦佩,如果他有那个条件的话,他一定会是一个优秀的作家。他还特意向母亲要了一块白布,然后把这个小本本包起来,放在床头上,即使已经放了一年犹如新的一般。其实邻居也不会白白给他,怎么这么一个小本本也得十元钱吧,其实那是一年之前,小男孩的母亲拜托邻居小哥哥买回来的。当初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邻居小哥哥送给他的小本子,这明明是小男孩母亲出的钱啊,当然到现在小男孩还不知道这是母亲买送给他的。母亲给他买本本的初衷,不由得让人觉得母亲和孩子心连心,母亲竟然知道小男孩的想法,也可能是小男孩不经意说的,母亲却记住了。母亲不知道是经过了怎样的思考才想出来给小男孩买个本子,这样也好人活着就要有希望,但确实这小本子成了小男孩的渺不可及梦想的希望。虽然小本本上并没有灰尘,小男孩还是轻轻地拍拍封面,然后打开第一页仔细的看着,就像是上面写满了字,竟然看了两三分钟,然后小心的翻到下一页,他根本就不识字,即使有字他也看不懂啊,只是这一篇一篇优秀的文章都写在了他的心上了,有多优秀如果你知道的话,你定会被深深地折服的。将来会有很多人会看到这些文章的,也就是那些钦佩他的人,这样的人会是有的,但至少有一个。看了几页他合了起来,再用白布小心翼翼的把它包起来,放在枕头下。想到了明天在窗外栽几棵野花,他知道一个地方长了许多的野花,一片一片的蓝色的、黄色的、红色的,想到这些就让他发狂、欣喜,其实上一年也移栽了不少花,可是都死掉了,为了这个他还伤心了很久呢。不过今年还要在移栽一些花,直到窗前开满了鲜花为止。窗外的蛐蛐好像是唱累了或是已经睡着了,他也该睡觉了,便关掉了窗子。星星依然在,窗子上摇曳着树的影子,进入甜蜜的梦想。
    第二天对于小男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一天,从此他的梦想便得到了别人的赏识,从此他的人生便变得不再孤单,或是更孤单的开始。今天天亮的似乎更早一些,小村子还像往常一样被炊烟笼罩着,小男孩在时不时的鸡的打鸣中醒来,他依旧记得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到那个开满鲜花的河边移栽花到窗前,为了是睡前能闻一闻那花香。虽然太阳还没有升起来,但屋子里还是显得特别的清亮,也可能是屋子的摆设太简单的缘故吧,只是一张床、一张书桌、一扇窗、一扇门,并且窗子上并没有窗帘,可能是这些原因吧,屋子显得特别的清亮。虽然才开春不多久,外面还是比较清凉的,小男孩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和一件长裤,似乎农村里的穿着都这么简单,连大人也是这样的。其实不用怀疑他们会冷的,因为他们一直不闲着,慢慢的也就感觉不到冷了,经过这个冬天,脱去了厚厚的棉衣,整个人看上去是那么的轻盈。他们好像特别想摆脱这棉衣的束缚,人们脸上添了不少笑容,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小男孩随便拖了一双鞋,这鞋子并没有鞋带,轻轻的一拖就穿进去了,那是上一年母亲给他做的,到现在还有点大,走路的时候要一顿一顿的,走快了这鞋子就要掉了,虽然开始的时候不是很舒服,慢慢的也就习惯了。还有一双鞋稍微有点小了,什么时候母亲给他做的已经忘记了,那双鞋已经坏了,右脚上的大拇指已经拱出来了,但是那双鞋穿在脚上可比这双要舒服的多,至少他不会掉鞋。可他觉得不好看,而且穿袜子,就这样露着一个脚趾头,他觉得不雅。就这样一顿一顿的刚走到门前,听到母亲向他问话:“饭就快做好了,你干什去?”小男孩只是回了一句:“一会就回来”,母亲又重复了一遍:“快回来啊”!再听到一声:“知道了”,这声音已经是在一百米以外的地方发出来的了。要是别人可能就听不见这回话了,可是母亲却听到了,她笑着摇了摇头,笑是因为这孩子的淘气而感到的欣慰,确实家里有这样的又淘气好似有很听话的孩子,真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呢,却为什么摇头呢,可能是觉得孩子淘气,我想还有更多的原因吧,这个只有母亲知道吧。
    今天的野花园似乎离得家更远了些,还是因为有什么迫切的原因,觉得更远了些吧,事实证明一切幸福的事情、令人愉快的事情总是来得那么让人焦急。跑着跑着小男孩累了,改成慢慢的走了,眼前是一片一片的杨树林、槐树林,它们交纵错杂在一起,树下落了厚厚的一层叶子,有大的杨树叶、有小的槐树叶,由于成年不见阳光,虽然下面的树叶慢慢的腐烂,又变成了树木和野草的养料,上面的叶子还完好无损,可以挑几个作为标本,可是这么多的叶子,也就不觉得珍贵了。靠近河边的还有几棵大柳树,柳树都是歪的,都歪向了小河,柳枝都垂近了河里,可能是先人觉得树长大将来树枝垂到水中,可能是追求一种意境吧。河边还断断续续的长着芦荟,随着风吹动着摇摆着,惊起河里阵阵波纹。有时候还会有几只水鸭子浮在水上,一会就消失不见了。小男孩轻轻地踏上一层层的树叶,小心翼翼的踩在上面害怕踩坏每一片叶子,树叶将那双大鞋陷了进去,好像走起路来更费劲了。不是小男孩目光短浅,这树林仿佛望不到头,也许是小男孩就害怕这样的感觉,害怕有一天会走进这样的一片树林,树上的叶子都落尽了,地上还是有那一层层的落叶,往哪个方向去都是这样一片片的树林。还好树林的尽头就到了,远处就是那一片一片的野花的所在了。下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地上还是有些潮湿的,这样的环境是不是最适合花的生长呢,可能也需要分是什么样的花吧,像百合花要生长在高山之山,牡丹花注定了要栽种在花盆里。小男孩可能正在思索着,如果他是一朵花,现在正生长在什么地方呢,找不到答案了吧。还是要小心翼翼的绕开每一朵,害怕踩伤了他们,他需要有时候迈开一大步,有时候只是挪动小小的一步,小男孩太仁慈了。或许这是他欣赏的一些花啊,他绝对不会肆意的去破坏它。有些花正含苞待放,有的已经枯萎了,有的已经结出了小小的种子,有的则正在开放着,它们这些花啊,可能昨天这个时候还开得正艳,今天却已经凋谢了,不过不用替它们担忧,至少它们曾经辉煌过,再过几天也能长出种子来了,不管这些种子能不能落地生根、慢慢的长大,这是希望。这些花啊小男孩来到一棵开的最漂亮的一朵旁边蹲下来,其实也不是开的最大的花,花色最亮艳的一朵。只是它比较的特别,所以才显得珍贵,它的特别在于它开放在一个空旷的地面上,周围再也没有其他的花了,它显得特别的哀怨,有种孤寂的感觉呢。小男孩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这蓝色的小花朵,就像是对自己的人的甜蜜的抚。花夹杂在杂草中,零散的落叶也夹杂在这些杂草中。即使有盛开的花朵、有杂草、还有落叶,但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也许这是自然的力量,自然的力量总是让一切那么有感染,让人觉得亲切。
file:///C:\Users\han\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6C6F.tmp.png
    突然一切都不这么平静了,在小河边传来一阵阵爽朗的歌声,那声音是那么爽朗,随着风吹得力度,声音渐大渐小,是一种优美旋律。虽然还听不清是什么歌曲,这歌声立刻让小男孩感到震撼,怎么会有小孩子的声音,更何况是小女孩子的声音。这意味着什么,自己会有个小伙伴了,生活不会是这么单调的。同时也为自己找了一个倾诉的对象,可以向她描绘自己的美好的蓝图,也许要的是一种感觉别人崇拜自己的感觉,更重要是找到知己吧。小男孩慢慢的站起来,并没有完全站起来,他弓着身子朝着歌声传来的地方瞄去,只见大概也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年,边唱边跳着想这个方向走来,是那种孩子们都会的跳的方式,一只脚跳着,另一只脚向前踢,接着另一只一脚跳,摆动着双臂随着腿的节奏,哼唱着歌。小男孩用心听着小女孩的歌,是那么的动听,不知在什么时候已晓得小女孩唱的是让《我们荡起双桨》,不知不觉的已经站起来了,可能是半蹲的姿势累了,还是陷入这动人的歌声、画面让他放松了警惕。这时候可能小女孩也看到了小男孩,小女孩停止了歌唱,也停止了跳动。只是呆呆的看着这草丛中突然冒出来的人头,下半身子被高高的杂草挡住了,样子像是一个小偷,确实像一个贼一样,把脖子伸的长长的,瞪着两双闪亮亮的眼,虽然小男孩留着长发,长发险些就挡住了那双有神的眼睛。小男孩先是不知所措,又是一愣,才把身子完全挺得直直的,牵强的在嘴角挤出一丝微笑。立马从草丛之中钻出来,来到这女孩的身边,大概有一米的距离,然后笑得就变得自然了很多,右手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傻傻的看着女孩子。小女孩好像并没有显得那么自然,也没有笑,还是绷着一张脸,冷冷的问了一句:“你在那里干什么?”小男孩就像是什么事情也不发生,还是带着笑脸说道:“那边有很多漂亮的野花,我带你去看”。没等女孩子答复,小男孩已经在前面带路了,小女孩尾随其后,小男孩跑的真是快,瞬间就已经跑出来十米远,回头看看小女孩有没有跟上来,这时候小女孩才刚迈出第一步,望着小男孩跑去的地方,小男孩看着小女孩已经动了就回过了头去,接着跑到那像围墙一般高的杂草旁,那杂草也就达到小男孩腰部的位置,一棵棵草交纵错杂,甚是茂盛呢。小男孩像是勇士一般,用脚把那杂草压倒,当抬起脚的时候,杂草再次站起来,不过明显的要比先前要好走的多了。这杂草活像围墙,就半步多的杂草,里面就是那落满了树叶的有野花宽敞的地面了。小女孩紧跟了几步。当站在围墙外的时候小女孩就已经被这美景震撼了,真是有人间仙境般的感觉。先是杨树叶随风瑟瑟声,一眼望不到头的飘动着的叶子,这杨树不知道是不是人工种植的,错乱不堪,这样更显得树木多,放眼望去全是树木,看不到尽头。一棵一棵的树木不知是谁给他带来的伤害,树皮上黑一块黑一块的,但是去掉树皮它们依然是那么的光滑,仍是好木材,这伤害只是在外表,除非人为的或者自然灾害。人们不会故意的去伤害到它们,自然灾害好像也震撼不了它们。地上的这些蓝色的野花,蓝色好似代表着永恒、长远,更增添了几分浪漫,不过有一点点的哀怨。这野花更是吸引了小女孩的眼睛,在以前他没有见过这么多的杨树,更没有见过野花。她跑了过去,超过了小男孩。
    小男孩站着不动,目光随着小女孩转动着,这时候才能够好好地打量一下这个活泼的小女孩,肯定是刚刚有点激动、尴尬、陌生,现在自己给她带来了这么大的欣喜,胆量也就慢慢的大了。(当自己给别人带来了实惠,自己的要求也就变得那么理所当然了)。小女孩黑中带点淡黄色的头发垂到肩上,前面留着偏向一侧的刘海,不知是风吹的还是本来就这个样子,不过这个样子显得更清纯,至于眼睛小男孩没敢看,害怕不小心与这女孩子目光相对,女孩子戴着一个白里透着红的围脖,就像牡丹花瓣花根里的颜色。一圈又一圈的围在脖子上,但是还是很别致,灰色的毛衣,这个除了母亲谁还能织出这么好的毛衣呢,可是小男孩不知这样的毛衣现在在市里到处可以买到的,不过没有自己母亲织的暖和,这只是自己心里的感受而已吧。下身穿着一件肥肥的灰色的裤子,一双帆布鞋,粉红色的袜子。不禁觉得城市的孩子真是怕冷啊。小女孩蹲下来,俯下身子闻闻这些野花,小女孩叹道真香!小男孩不禁觉得好笑,自己也曾闻闻这些野花,只是闻到了一股野草味,淡淡的泥土味,还有叶子腐烂的味道,难道城市的孩子的鼻子还一样。不过小男孩还是觉得很高兴,把自己的值得快乐的事情分享给别人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有香味的花还是有的像野菊花,采一朵野花,放在鼻子下深深地吸一口气,一股清香顿时流遍了整个身体。这花这么美啊,小女孩回头看着小男孩,小男孩这才回过神来,由呆滞的表情,迅速变成微笑。小男孩只是表示赞许的点了点头,这才能看到小女孩的面孔,小女孩略张着嘴,看着那张略带微笑的脸,白皙的皮肤,小小的鼻子,一双大大的眼睛,黑色的眼珠差不多占满了整个眼睛,给人一种神采奕奕的感觉。小小的耳朵但耳垂厚的出奇,可能是侧着身子,扭着头的缘故,只露出了一侧的耳朵,另一侧则被藏在了头发下面。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有一块凳子大小的石头,是小男孩两年前在山上搬到这里的,小男孩指着那块石头示意她去那边坐坐,小女孩这次才真的笑了,笑得很甜,胖乎乎的脸上两颗小酒窝都露出来了,小女孩慢慢的站起来,往后甩了甩自己的头发,这一甩把十足的女人味甩了出来,随着吹来的风飘逸起来。小男孩跑了过去,弓着身子吹了吹石头上的灰尘,其实也没什么灰尘,只是这样是不是有点绅士的风范。小女孩不急不慢的走过去,理所当然的就坐下了,也可能是刚刚蹲着累了些,觉得小女孩坐下后是那么的舒心,两膝盖紧并着,两只脚也并在一起。小男孩就在离小女孩不远的地方盘膝坐下来,撑着上身,眼睁睁的看着前方。小女孩问道怎么这里会有一块石头,小男孩扭头瞅了小女孩一眼,说道:“我有时间喜欢自己到这里来,所以从山上搬来一块,坐在这里打发时间,这里是一个比较封闭的空间,向前有一条小河,可以顺着小河就可以了解村里有什么情况,往后就是这一望无际的杨树林,往左是这绵延不断大山,往右走不远就是我的家了,这是一块风水宝地呢”,女孩像是表示赞同的样子点了点头。
    “那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宇”,小男孩扭头看了看小女孩答道:“你呢?”“我叫慧”。宇自然的动了动身子,可能是盘膝而坐的姿势有点累了,回头看着慧问道:“你怎么来到我们这里了?”,慧愣了一下,扬起了头看着天空飘着的白云,在早晨的阳光的照射下,那云显得那样的白,云是那么的潇洒。慧只是轻叹了一口气,虽然没有回答,就像是宇没有发问过一样。宇开始自述起来,说是想打算在这里把这些野花移栽到家中去的,可是总是死掉,难道它们就适合生长在这荒郊野岭的。慧站起来,朝那些野花走着细小的步子,抬起一只手臂,伸出食指,食指还不停颠动着。一副高深莫测样子说道:“这个要在春季的时候移栽的,就是在他们没有开花之前,那时候移栽肯定活的”,慧突然扭身对着宇补充到:“我爸爸移栽花的时候就是在春天,那时候爸爸让我扶着花苗,然后爸爸往花上培土”,从她说话的表情上可以看得出,她很喜欢她的父亲。宇站起来调侃道:“那你爸爸还是一位了不起的人呢!”慧回应道:“那可不”说着就有扭过身子去继续向前走着。前面的地方有几棵花挡住了慧的去路,慧轻轻一跳就跳了过去,嘴上还不由自主的嗨了一声。慧扭回头去对宇笑了笑说道:“我要回家了,要不然爷爷就等急了,我还会来找你玩的。”宇没有答话,也没有点头回应,只是盯着慧。慧扭转过身子,穿过那杂草从,慢慢的消失在了小河边。宇就一直傻傻的站着,目光呆滞的看着慧消失的地方。他没有思考什么,大脑是一片空白,也可能是在回味刚刚的这一切。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听到肚子咕咕的叫了,才发觉自己饿了,知道母亲还等着他吃饭呢,也一溜烟的消失在了这丛林之中。
    回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吃完饭了,但是肯定也给他留着饭呢,就径直跑去了那间被烟熏的漆黑的茅屋,即使屋子里乱乱的,但对他已经习惯了,三步并两步的来到炉子旁边,拿开锅盖,里面还剩一碗小米糊,还有半块馍,这对他已经足够了。一定是煮的时间长了,每次母亲总是在最后再加把火,虽然时间长了些但是还有余温的,小米糊已经很粘稠了,不过差不多每天他都吃这样的饭。那馍是母亲自己蒸的,宇最爱吃的就是那厚厚的、黄黄的馒头皮,吃起来幽香又有嚼劲。母亲总是把这一半留给宇,宇吃的很快,用筷子拔了两口就吃完了,也就一两分钟的事情。吃完饭把碗筷一扔就来到父母的房间,母亲正在给宇缝补衣服,还记得是昨天爬树捉鸟,鸟没有捉到,在下树的时候,在树上滑下来的,结果把裤子磨坏了,记得回来以后母亲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告诉他太危险的事情不要做。母亲瞅了他一眼,冷淡淡的说声回来了,就接着忙自己的事情。宇从桌子下搬了一个小板凳,靠在母亲腿边坐了下来。抬起头看着母亲的额头,不冷不热的问了一句:“是不是咱们村里又来了新人”,母亲先是一愣接着说:“嗯,是村头的你那李爷爷家的孙女来了”,宇又到:“她怎么来我们这里了?”母亲用牙咬断线看了宇一眼,叹了一声接着在线滚子上又扯了一些线,在嘴上抿了抿,用手捻了捻,一手拿针一手拿线。往前面伸了伸,略低点头,收了收下巴瞪着眼睛,就把线穿进了针孔里,顺手在尾端打了一个结,又开始缝下一个地方。“作孽啊!可怜了这么小的娃,你李叔原来是咱们村的大学生,那时候上学可好了,每次放假回家总是帮这个帮那个,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听说后来在城市里找了一个工作,还找了一个城市的姑娘,说是那姑娘看上了你李叔的那股冲劲,还有你李叔是实在人。这不听说现在有闹离婚呢,说是女方感觉和你李叔没有共同话题,毕竟他们出身不同,可是也不能离婚啊,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这不是罪孽么!”母亲又是叹息了一声,宇就看着母亲的脸庞安静的听着,“你李叔啊可真是一个好人呢,还有本事,每年我们到城里去买粮食的时候,都找你李叔算账,你李叔一会就口算出来了。他还是一个孝敬的好孩子,每年都给你李爷爷买很多的东西,那个相框还是你李爷爷给我们的,这也是你李叔在城市里拿回来的,你李爷爷给我们了,说是家里又没有什么照片。你李叔还打算把你李爷爷接到城里去住的,这不还没有去呢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李叔怕孩子受到不好的影响,就把他的孩子送到农村来住几天,可能不会回去了,也可能那一天他们不离婚了就把孩子接回去了,真是苦了孩子了。”母亲这时候已经把裤子缝好了,把裤子扔到床上,打开抽屉把针线放进去,站起身离开了里屋。宇在小板凳上坐了一会,回味了刚刚母亲讲的话,更多是回忆就在早上和慧相处的情景。
    站起来跑回到了自己的那间小屋里,在枕头下拿出了那一本封存的小本本,飞也似的跑到了小河边,这次他没有在钻进那杂草中而是站在小河边最显眼的地方,他是想如果慧来找他的话这个地方是最显眼的了,就这样站着等着,看着风吹动着这个大地,芦苇随风摇曳,河水波纹一层层和水里的也不知是家养的鸭子还是野鸭子荡起阿里的水相撞在一起。两只手紧紧的捏着那小本本,站着累了而且中午就要来了,宇便找了一棵柳树下坐了下来,在树下而且还有风还没有觉得那么热。宇背靠在柳树上,头也顶在柳树上,就这么一直等着,中午来了又走了,慢慢的天渐渐变暗下来,看着村头农忙的大叔们也都逐渐的回来了,似乎天黑的比较早还是大山把太阳提早挡住了。风好似吹得大了些,太阳也早就消失了,是该回家了,宇这样想着。回家的路真是好远啊,而且感觉脚步是那么的沉重,低着头差不多要埋进怀里了,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路上有没有碰到人。刚迈进大门就喊了声:“妈我回来了”,母亲在厨房呢,听到孩子会的声音应了一句,“干什么去了,这么晚才回来,过来吃饭吧!”宇虽然中午没有吃什么,但也没觉得饿,低着头随便往嘴里塞了两口,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把那小本本又放回枕头下。听着母亲自言自语到:“这孩子怎么了这是!”父亲拔了两口饭,抬起头愣了一下说道:“别管他了,小孩子嘛,闲的”。今晚对于宇来说是一个漫长的时间,也没有听屋外蛐蛐对他的呼唤,也没有看屋外漫天的繁星,那小本本也似乎累了一天了,就没有拿出来看看,让它也休息休息吧。躺下来看着房顶,双手交叉放在头下,双腿盘在一起,就这样望着天花板过了一夜。
    第二天随着阵阵的鸡叫声醒来,昨晚还是睡着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的,被子也盖在身上了,今天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了,大概是今天醒的早吧,简单的穿了穿衣服,准备去茅厕的时候看到母亲已经在准备早餐了,在厨房门口站了一会,可能是刚起床还没缓过神来,母亲就随口问了一句,“昨天怎么了,魂不守舍的”,“没什么事”,宇答道:平常的早餐,简单的聊天,说的是什么,宇也都没记到心里去,大概是提到了庄稼的事情,还有打算让宇上学的事情,这连着平常宇最关心的事情也没放在心上。吃过饭宇还是像往常一样溜达,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小河边,心头一惊竟然是昨天的那个女孩子,今天她穿了一身白,显得更是神采奕奕,那洁白的裙子随风飘动。宇心里立马就不那么平静了,宇大步跨过来,两人相见一笑。慧超河边走了几步蹲了下来,宇也向前走了几步,背着手就这么站着。看着东边的太阳慢慢的升起来,好像早晨的太阳升起的速度很快,傍晚的太阳又落下去的很快。就一直冷静的看着太阳升起,最后是是慧打破了这份宁静问道:“宇你上几年级了?”宇顿时有点尴尬因为到这个年纪了还没有上学,低着头答道:“我还没上学呢,不过我将来要当一个作家呢!”说着宇抬起头,又补充了一句:“我一定会成为一个作家的”,慧也不甘示弱我也有自己的梦想,“我长大了要当一个歌唱家呢,等我成为歌唱家的时候,我就邀请你去参加我的演唱会”,宇回道:“我一定会去的”。
    慧开始描述她的父亲,她说她的一切的梦想都是受父亲的影响,她有一个高大的父亲,宽宽的肩膀能承担起所有的责任,“记得小时候常常骑在父亲的肩膀上,喊着骑大马骑大马,这时候母亲就回来一句乱腾腾的像什么样子,然后就从父亲的肩膀上下来了,不过还是玩得很开心。父亲还带我去钓鱼、教我画水彩画、陪我一起练钢琴。”描述着这些慧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不过立马脸色就阴沉了下来。“现在父母吵架了,父亲再也没有精力和我一起玩了,就把我送到农村的爷爷家里了,说是过几天就可以把我接回去了。”说道这里脸色也就变得开朗了许多,过几天就要开学了,我还要回家上学呢。从现在开始我教你识字吧,说着在地上捡起树枝,那就先从你的名字开始吧,说着从地上写了一个宇字。宇很聪明也扯了一树枝比着慧写的字开始在一旁写着,写了一遍以后就把这些字擦掉,自己写了一遍,就这样就会了。慧双手拍了一下,惊奇的说:“哇,你好聪明啊!,你一定可以成为一位作家的”。后来慧又教了宇几个字,像是慧、静、怡、敏、聪……。中午时刻慧要回去吃饭了,约定下午在这里见面,两人就默默的离开了这小河边。宇回到家很兴奋,回到家里先是和母亲打了招呼,然后又和父亲打招呼,也许是真的饿了,中午吃的特顺心,也吃得很多。
    下午的时候,天气已经很晴朗,河里的鸭子嘎嘎的叫着,柳枝随风飘动,宇比慧来的要早一些,也没等多久,慧就来了。慧还是教宇识字、谈谈理想,一起看日落,听大自然演奏美妙的乐曲,直到太阳落下山去两个人才不舍的离开了。宇这几天也没有看天上的星星,也没有听蛐蛐唱歌,还是躺在床上回味着白天发生事情,不知是回味女孩子的身影还是在回忆白天教的课程。现在宇起的都很早,甚至比父母都起得早,起来后先是坐在门前的那大理石的门台子上双手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会又拿一树枝在地上画着什么,一会又擦掉,像是有几个字的模样,也像是有个女孩子的面孔的模样,说是女孩子光看脸型也看不出来,或是谁知道画的是什么,不过看那长长的头发就知道是个女孩子。吱的一声门开了又关了,接着母亲走了过来,宇也没有回头看看,还是在专注的画着,母亲走过来,看着宇在地上画着什么,扭着头看了看,笑了笑像是看懂了什么,然后径直去了厨房。宇又画了几笔,好像是觉得画得不好就直接擦了,然后又试了几次还是觉得不合心意,就是觉得这个脸型把握不好。扔掉树枝去了厨房。好像是宇这几天长大了不少呢,到了厨房就开始母亲帮忙,搬了一个小木凳就坐在了炉子旁边,木柴还有很多的,宇还是边看火,边劈着木柴,也不和母亲交谈,母亲也没有主动搭话。而母亲看他过来帮忙了就离开了厨房,一会又回来了,放了什么也没看到就又走了。这次母亲待得时间有点长,等母亲回来的时候,水已经开了一段时间了,宇过来帮忙只是单纯的烧火,其他的什么也不管。宇这已经是很懂事了,如果他还能自己把小米糊加到锅里那就更好不过了。
    吃过饭宇就跑出了家,母亲从来也不问他干什么去,反正呆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宇就一路小跑来到那棵视野最敞阔的柳树下等着,计划这今天去哪里玩,一动也不动的,连几只野鸭子从水底里冒出来他都没注意到,可以说是那几只水鸭子也没看到他吧,否则离着那么近它们怎么敢露出头来呢。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吧,小女孩才从村头的位置出现,慢慢的人变得大了,人离得近了。宇也不去关注她,直到她走到眼前的时候,才转过身子看她,今天慧穿着第一次见她的那一身打扮,只是围脖拿掉了,细细长长的脖子,显得皮肤更加的白了些。今天我们去爬山吧,慧没有反对,也没有做任何的表示。宇已经走在了前面,慧则跟在后面。对于慧来讲探知着未知的世界也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慧没爬过山,也没走过这望不到尽头的树林。不知不觉中已经走进了这如同迷雾鬼林般的世界,慧紧跟了宇几步,怕是走失在这树林之中。宇好像感受到慧的跟进,调皮似得向前跑了起来,慧顿时感觉恐惧般跟着跑着,边跑边说着你慢点跑,我跟不上了。跑了一阵子,宇从来没有这么跑过就停了下来,慧作为一个平常不怎么运动的她来说更是气喘吁吁,她这时候也就停了下来。弓着身子,两手伏在膝盖上,撅着屁股,微抬着头,眼睛盯着宇。慧休息够了,就走到宇面前用手拍着宇的胳臂,宇当做很疼的样子,心里却是很高兴地。宇能感觉到慧虽然很生气的样子,但其实内心是很快乐的。没看到天上有过阴天的迹象确实一般要下雨的样子,往前走了几步后果真下雨了。他们就赶紧往后走了,雨虽然下得不大,但是对他们来讲,最担心的是一种恐惧感。宇第一次拉住了慧的手开始往回跑,慧也没有挣脱掉只是看了看宇抓住她的那只手笑了笑紧随着宇跑着,可能是宇穿的单薄的原因,感觉慧的手是那么的顺滑、温暖。慧看着宇跑动的身姿,随着跑动一颠一颠的头发,感觉自己脚下轻了很多,像是在飞。即使刚刚跑动了很久也没有感觉出累。只怪回家的路那么近,禁不起这年轻人的这样的癫狂的奔跑。其实慧知道今天会下雨的,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也许慧觉得无论你做的决定对错与否,我就跟在你的后面就好了。下午也没有再见到慧,第二天才知道的慧感冒了,虽然是有点感冒,愉悦的心情却是治疗病痛的最好的良药。仅一个下午就好了,当然也与李爷爷照顾得好的缘故,还给她熬了姜汤这些爱都是不容小觑的,就在慧睡着的时候,李爷爷还是守护在慧的身旁。
    还有玩泥巴是到现在宇印象很深的一件事,因为很多事情都需要塑造,塑造泥像也是一种意境,塑造理想更是一种高尚的事情,记得那天宇和慧都是弄了一身泥回的家。
宇也是天天带着小本本但是一直没有用,过了七八天以后的一个下午慧来的比宇早了很多,慧一脸严肃的说了,“我要回去了,父亲让我回家了”。宇就问道:“你还会来么?”慧答道:“一定会回来的,等过了这满树的叶子黄了的时候我就回来了。”这个下午也没有在一起,宇把慧离开时候的背影深深地记在了脑海里。站在原地也没有送送她,怕自己控制不了自己。
    现在已经过了十年了,宇现在也上了大学,也尝试着自己写了几篇文章,而且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梦想。至于慧从那以后就在也没有见过,只是听母亲说李叔和李婶离婚了,李爷爷也被接到城里住着了,至于慧这几年过得怎么样也不曾有人提起。窗前打算要移栽的花也从来没有成活。现在家里还盖起了新房子,原来种花的那个地方也盖起了房子,倒是院子里栽了一些月季、百合和栀子花。至于那个小本本上面前几张是慧教给宇的那一百多个字,后面画满了一个个正字,已经画满了整个小本子,那是记着从慧离开的日子,她也从来没有出现过。那时候我们约会的地方,那一棵棵的杨树也没有了,都变成了农田,野花也就无地可容了。那条小河还淌着从山上流下来水,柳树没有了、芦苇没有了、野鸭子也没有了。一切都变了,只剩下这个小本子,它成了我最珍贵的东西,还有那永不磨灭的记忆。
似水流年,纪念那逝去的青春!2016/3/9
地址:济南市长清区五峰街道办事处纸坊村
联系电话:15153190073
姓名:韩树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26

帖子

13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8
 楼主| 发表于 2017-5-17 16: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得意之作,请老师细细阅读,指出不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655

帖子

229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98
发表于 2017-5-17 19: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注意排版,文后附通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19

帖子

66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6
发表于 2017-7-6 19: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环境描写好长啊,段落也好长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86

帖子

304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48
发表于 2017-7-15 18:5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主编
在线咨询
微信公众号
玉融文学
微信扫一扫
加入玉融文学微信

QQ|Archiver|手机版|黑名单|中国玉融文学网    

Copyright 2016中国玉融文学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16-2017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