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中国玉融文学网欢迎您!欢迎大家积极投稿
查看: 767|回复: 17

满满的幸福(修改稿)

[复制链接]

2

主题

8

帖子

6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6
发表于 2017-1-19 21: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贫 于 2017-3-20 10:44 编辑

  满满的幸福
  作者:申鸣
  肖奇刚刚在电脑上敲下最后一个句号,手机就颤抖起来,与坚硬的办公桌面磕碰着发出嗡嗡的声音。肖奇总是在上班时间将手机调成振动,这样不至于因为手机铃声的突兀响起打扰到别人。但也每每会因此而导致一些电话没有接听,比喻手机放在口袋里或是抽屉里的时候。所以他常常也会挨马莉的臭骂:“你还是不是男人哦,接个电话怎么了,就小心成这样?干脆给我回来,那么个破事儿不干,我这里饿不死你。”
  每当马莉发火,肖奇就望着她讪讪地笑,不做声。这样马莉火发完了,一切就烟消云散,小两口照样恩恩爱爱。有时候肖奇会在马莉发火的时候突然大笑起来,笑得马莉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停止了骂,低下头去周身审视自己。这时肖奇会突然站起来,一把将她抱住,沙发、地板或是其他一切可以开战的地方,立马就放肆起来。
  儿子外地上大学,家里就两个人的天下,房门一关,想怎么放肆就怎么放肆。马莉慢慢习惯了肖奇的手段,但她也并不反抗,两个人的世界,有激情才有生机。
  当时肖奇从桌上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婆娘”。这是他给马莉量身打造的称谓。马莉对这个称谓是强烈反对的,认为老土不说,倒显得自己跟个乡下泼妇样。但肖奇坚持着说:“这在我老家是对老婆最好的、最亲密的称谓了。只有这个称谓才能够表达出男人对自己的女人最真心的疼,也是最原始,最纯真的爱。”
  马莉听了,白了肖奇一眼:“你有对我这么真心么。”但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是充满了甜蜜。对婆娘这个称谓的怀疑并不代表对肖奇的爱有怀疑。
  肖奇接通电话,刚要聊侃一下,电话那头却直接传来了马莉的冲天火气:“肖奇,你赶紧回来,几个老东西又吵上了。”
  肖奇不由得心口一颤,眉头就锁上了:“这又是唱的哪曲哦?”
  马莉没有回答,直接冲着电话就发火:“赶紧回来,去把几个老东西都接上来。明天再去买套房子,让他们都城里呆着,看他们闲的慌不。”
  挂断电话,肖奇看了看手机:五点三十。离下班还有半个钟头呢。不禁有些犹豫,这个点走了怕是影响不好,况且今天周末,领导们都在。
  可几个“老东西”都不是好玩的,一个比一个倔,要是不及时赶回去处理,虽不会有流血事件发生,但没准儿就拆房子揭瓦了。衡量利害,肖奇决定还是“老东西”们重要。再说手头上的稿子已经写完了,不耽误领导周一的发言。当下将办公桌收拾一下,锁上门,经过隔壁办公室的时候,见到文员小艾一个人在里面盯着手机,脸带微笑。肖奇便叫了一声:“小艾,我有事先下班了。”
  马莉所说的几个老东西不是别人,就是她们共同的父母。马莉是独生女,爸妈都是市里的行政机关干部,她们对这个女儿那是疼爱得不得了,打小娇生惯养,百依百顺,所以养成马莉任性的火爆脾气,自己认定的事情那是雷打不动。也正是因为她这性格,才使得她和肖奇最终成了夫妻。
  肖奇是在大学里认识的马莉,同一届同一班。那时的肖奇还是个酸酸的农村学生,到了大学里,看着那高楼大厦林立的城市就跟个路痴一样,走路都不敢离开校园远了。这样的一个出身背景在马莉的官宦之家自然是不被接受的,所以当马莉将他带回家,父母是一百个不同意。但不同意不行,从小儿依惯了的,这回不依可是门都没有。马莉开始闹气,收拾行李要离家出走。最后父母妥协,自己开解自己:“人家也是大学毕业,长得也帅气,人也踏实,应该也不会亏待咱女儿。”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接下来肖奇就一路顺风顺水,结婚的事一切都是老丈人给安排的,房子、家具、一应电器都是老丈人买的,工作也是老丈人出马,三下两下就给安排进市里机关了,肖奇就跟个木偶一样,一切比做梦都来得快。其实肖奇也觉得有些难为情,但那时候刚刚毕业哦,工作都没有,哪里还有实力安排这些。再说了,只要他稍有想法,马上就会被马莉压下去:“这样不好吗?拿爸妈的钱不行吗?你是不是认为我爸妈就跟你不是亲爸妈?”面对这样一连串的质疑,肖奇哪里还有一句话说,只得甩手让她去。好在两个人是有感情基础的,这让马莉的爸妈心里终于踏实了。
  再后来老丈人、丈母娘退休了,马莉也厌倦,其实是她的火爆脾气不适宜在机关里混,所以干脆辞职了,在家里自己干个体,一来二去,倒是风生水起。
  麻烦也就是从二老退休开始的。老人每天在机关忙着,日子倒也不落寞,这一旦退休,每天两老人无所事事,一下子觉得生活没了主心骨。以前有机关为轴,每天可以围着机关转,现在没了工作,孙子又上大学了,这老两口一百个不习惯,每天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想去给女儿店里打理一下,可去了发现根本插不上手,在那里坐着看女儿忙前忙后,倒觉得自己碍眼。这时,老头子想到了一个主意,和老婆子一合计:“我们搬乡下去住吧?”
  老两口的这个主意得到了亲家肖老头两口子的大力支持。虽然以前两亲家因为门第问题产生过一些距离,但做了亲家之后,一切问题自然不是问题了。尽管马莉一百个不同意,但马老头也是个倔性格,加之有老伴和亲家支持,更是九牛拉不回。肖奇见事情已经定局,做了马莉好多的工作,终于满足了二老心愿。
  肖奇和马莉来到乡下,已经是夜晚七点多了。下了车来,马莉见到两老头在堂屋里生气,当下也不问缘由,口中就爆开了:“我就说你们几个老东西都不省心吧。明儿都跟我住城里去,都去,我再去买套房子,让你们吵。”
  两老头见了马莉,都知道她那脾气,于是都不做声。肖奇上来喊了一声又一声的爸,也都不回应。
  马老太在厨房听得声音,忙迎了出来,将女儿扯过一边。肖奇见两老人没反应,也跟着进了厨房,问:“妈,这是闹的哪出哦?”
  肖老太瞄了儿子一眼,好半天没有说话。倒是马老太有些分寸,简单地说了下事情缘由。却是马老头想要起栋房子,已经奠基了,墙体也人多高了,但镇上突然来人不让做房子,马老头跟来人分辨两句,人家不但不听,反倒呛了一肚子气。
  尽管马老太的话说得委婉,但肖奇毕竟是在机关混了这许多年,听话听音,他在丈母娘一席话里也就听出些意思,心里也挺窝火。说到底自己也是市里机关的,一个乡镇的小喽啰也敢不把我放在眼里,是可忍孰不可忍哦?但生气归生气,现在劝这些老东西和好才是真的。当下强忍了心中怒火,走到堂屋里对两个老头子说:“我说老爸们,这事您也不必担心,儿子虽然能耐不大,这点子事还是可以摆平的。明天照样叫工匠们来起房子,看谁不准我做。”
  肖老头斜乜了眼儿子:“老子送你读那么多年的书,你老泰山给你安排那么好的工作,你个不长进的东西,尽给老子丢人,让人家都把威风抖到家门口了。”肖奇听着,这心里更不是个滋味,但也只能强忍着,对两老头赔着笑脸:“是儿子不长进,让两位老爸受了气,往后这事我保证给您办妥了,您放心好了。”
  马老头见了肖奇这态度,突然有些过意不去。要说肖奇这孩子,各方面都还优秀,无论是对自己老两口子还是对马莉,那都是一颗真心,从不敢怠慢的,女婿做到这样,证明当初马莉还是没看错人。可就是这孩子心思不在做官上,几次要调动都被他拒绝了,否则就凭他的那些同学,何止是现在这个样子。马莉当年辞职,肖奇也是力挺的,还说要和她一起辞职单干,要不是马莉不允许,或许早就不在单位了。为了一个家庭的稳定和谐,这孩子也是做出了很大的牺牲。马老头这样想着,心里一软,便对肖老头说:“亲家呀,这事也确实不能怪奇儿,要是我们先跟他说声,事情肯定不会是这个样子。”
  “不说这个了。”肖奇感激地看了一眼岳父大人:“反正这事就交给我了,明天继续动工。现在先吃饭,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好说歹说,总算两个老头子坐到了桌子前,肖老太她们赶紧地将饭菜整齐整了,马莉这才想起车上的酒,忙说:“我去拿酒。”
  这里正忙着,突然门外一个粗粗的嗓门叫了起来:“奇伢子,回来了也不打声招呼。”
  肖奇听着声音挺熟,一时想不起是谁。倒是肖老太耳聪,对肖奇说:“是乔楚来了,你去迎迎吧。”
  肖奇这才想起来,对马莉说:“你坐着,我去拿酒。”说着就往外走,口里叫道:“楚哥哦,你怎么来了?”
  话音未落,就见到门外走进来一个人,长得五大三粗,上身穿件背心,露着一身的横肉,特别是那个大肚子,挺得像是临盆的孕妇。下面穿件宽松得有些夸张的休闲短裤,裤腿晃晃悠悠,可近腰的地方却又紧紧地贴在那大腿上。裤腰上系着条皮带,可也仅仅只能屈居在大肚之下,好像时刻要掉下来。
  肖奇忙迎上去:“楚哥,好久不见了。来来,坐下整二两。”
  马莉这时搬了把椅子在桌子边放下,肖老太早屋里拿出副碗筷来,口中招呼:“楚伢子,一起来吃口白饭。”
  乔楚也不客气,将手上拎着的两瓶茅台往桌子上一放,一屁股坐下来:“叔叔婶子们,那我就不讲理了。”
  要说乔楚,和肖奇那是穿开裆裤就在一起的兄弟,真正的患难之交。那时候农村里穷呀,两人一个村的,经常一起去偷黄瓜、扳甘蔗、抓鱼,什么鸟事都干过。可是乔楚从小儿就有一股狠劲儿,在学校里比他大的孩子也怕他,比他小的孩子更怕他,成了名副其实的孩子王。那时候,肖奇要是有什么麻烦,照例都是乔楚出面摆平。但这样的孩子理所当然的成绩也好不到哪里去,最后肖奇上大学了,他却初中毕业就去混社会。几年后乔楚倒是混出些名堂了,开始的时候也是跟人家屁股后面,慢慢地在镇上很有些势力,混得独霸一方,没人敢不给他面子。但现在他不再混了,而是在镇上开起了一家酒楼,正正经经做起生意来,日子过得悠闲自在。
  当下肖奇给大家都将酒满上,大家一边喝着,一边扯些闲话。酒过三巡,肖老头就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对乔楚说:“楚伢子呀,还是你有面子,你看你走到哪里,谁敢对你抖威风呀。”
  肖奇听得这话,只能苦笑,对乔楚说:“岁数大了,酒量没以前了,有点高。”
  乔楚将手中酒杯往桌上一磕:“叔,您这说的什么话,莫不成谁还敢在您面前抖威风?在您面前抖威风那不是抖给我看的。叔,您说,是哪个欠抽的,我不数数他几根骨头。”
  “看你,激动了不是。”肖奇忙拦住:“老人家酒喝高了,乱说话,哪里有谁在他面前抖威风了。”
  “不是抖威风是干什么?”肖老头突然间提高了声音:“他说莫说你儿子,就是省长也拿我没辙。这不是给威风老子看?”
  肖奇听得这话,毕竟是喝了几杯酒的,到底没能忍住:“这个狗日的,老子一定会给他好看。”
  乔楚这回彻底明白了,肖家确实是摊上什么事儿了。当下指着肖奇:“奇伢子,不把哥当哥了是吧,有事都还瞒着我。跟你这三四十年的交情,你老弟的事,我什么时候含糊过?”
  到了这份上,肖奇也不再隐瞒,于是将老丈人想要起房子,被镇上土管所的家伙给拆了的事情照直说了。到最后,肖奇说:“这事我还就真要跟那家伙抖一次,看是他官儿大,还是我手眼高。”
  乔楚听完了,猛然间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干了,又倒上一杯:“叔,奇伢子,这事你们别管了,我来管。到我门口来抖狠,那就是给脸色我看。”
  肖老太知道乔楚的性格,一贯打打杀杀出来的,深怕这乔楚使出性子来,要是有一个闪失,那怎么得了。当下忙说:“楚伢子,这事奇伢子说可以解决就不劳你了,下次再有事我还指望你呢。”
  乔楚虽然喝了酒,但他那人就是有一点,再怎么喝酒,事情上从来不乱表态的。他要是没把握的事,怎么喝酒也不会答应,但一旦答应的事,那就是有十足的把握。当下听了肖老太的话,立马就知道她的意思:“婶子您放心,我现在不再干那些耍横使泼的事了,保准让您不担心。”
  “真有把握?”马老头到底还是关心着自己的房子,也关心着肖奇的声誉。这事要真让肖奇出面,那自然是可以摆平的。但这官场上的事,欠人家一个人情,那没准儿就是背上个炸弹。宁可花钱消灾,不可人情抵债,这可是定律了。所以听了乔楚的话,心中禁不住有些期望。
  “还是我来摆平吧。”肖奇说:“我虽然没混出什么名堂,但还是有几个同学跟我要好,这么点小事还是可以摆平的。”
  “哪里还动用到那些关系,这些个小事情,就我一句话的功夫。你那些关系,要留着有大用处。”乔楚拦住肖奇:“就这么说定了,这事交给我办。明天您照样叫工匠来起房子,那些狗日的要星期一
  上班,我还不在双休去找,我等到他上班了,光明正大去找,看他娘的给我抖威风。”
  酒直喝到深夜,两瓶酒见底了,乔楚才出门,临走时反复叮嘱:“明天您接着起房子,这事你们谁也不管,我给你解决了。奇伢子要是插手,那是不把我乔楚当兄弟了。”
  望着乔楚歪歪倒倒地走远,马老头回头问肖奇:“他真有那么大本事?”
  肖奇说:“他好像从来没有食言过。反正您明天接着起房子,无论他有没有那本事,这房子我是起定了。”
  乔楚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周一早上,刚刚八点过十分,他就准时坐在了镇长办公室里。
  镇长和他老相识了,吩咐人给他端茶倒水的。
  乔楚说:“镇长,你看这么多的条子,都是有您政府签字的,是不是该给我结了。我这小本生意的,您这里就是三十多万,我拖不起哦。”
  镇长愣住了:“不是跟你说好了,等到年关的时候再给你想办法吗?现在这时节,哪里去给你弄钱哦。”
  “看您说的。您没办法弄钱,我这小百姓更没办法哦,我这生意要做,日子要过,买菜要钱,工资要开,您这么一拖,我确实是破产了。”乔楚翘着二郎腿,开始诉苦。
  镇长哭笑不得:“现在确实没办法,你就是在这里把胆诉破了,我也没办法,这钱不是天上可以掉,地上可以长的哦。”
  “那也没事。”乔楚说着:“您没钱我不怕哦,我去找市里要。反正这镇政府也归市政府管不是。这就跟儿子和老子一样的关系嘛。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在外面花天酒地欠了账,做老子的还不是要还。”
  镇长听了,虽然不大受听,但到底是逗得哈哈大笑。他指着乔楚:“你别闹,有事说事,没事别给我整事。”
  乔楚说:“我哪敢给您整事儿哦,可是您尽给我整事儿。”
  “直接说。我忙着呢。”镇长是个爽快人:“能给你解决的就解决了,但违背原则的事儿你就是到中央去我也没办法。”
  乔楚这才脸上堆笑:“我们这小民,哪里知道中央的路往哪里走哦。更不可能做出什么违背原则的事。我就是想要我叔叔婶婶们能有个窝儿,安安稳稳地安享晚年。”
  就这样,乔楚将马老头的起房子的事儿说了。边说边将那盖着政府大印的欠条左手换到右手,右手换到左手。
  到最后,土管所的那个所长亲自来到镇长办公室,乔楚这才满意。
  房子做起来后,肖奇特地挑了个周日,邀请了自己那些身居要职的同学们一起下来,给马老头举行了一个乔迁之喜。那些同学们倒是很给肖奇面子,包括政法书记、组织部长都亲自来了。那个鞭炮炸得,三五里地都是烟雾一片。镇上早早也得了消息,急忙忙地拖了一车鞭炮来凑热闹。
  中午时分,大家都去乔楚的酒楼里喝酒,镇上的干部们自然也去作陪。
  肖奇的那个国土局局长同学扫视一圈,对镇长说:“我们那个所长怎么没来?”
  镇长刚要去叫人通知,却见到那个所长在门后溜出来,对着局长点头哈腰。
  局长扫了他一眼:“今天来你的地盘上了,没你在我们心不安哦。”
  所长听了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嘴巴里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酒直喝到日落西山才散。肖奇的那个国土局长同学临行前扯过肖奇:老人家要颐养天年,我们自然是要支持的。但这起房子也得按照政策办理,抽空还是去把个手续办了。
  肖奇忙说;感谢局座照应,这个自然,一定按手续办。
  国土局长望了眼肖奇:做官就正儿八经地做官,不要总是吊儿郎当。
  恰好马莉经过身边,笑着说:还不得全仗你们局座关照,他会做个什么官。
  局长一愣,好一阵缓过神来,哈哈一笑:真是一对活宝。羡慕哦。
  夏夜清凉,肖奇和马莉躺在马老头新建的房子顶上,望着漫天星斗。马莉问;我看你是不是和你的同学们再亲近一些?
  为什么?肖奇望着星空,好像并不明白。
  马莉哼了一声,突然间翻过身,背对着他,不再言语。
  半晌,肖奇似自言自语:其实做不做官无所谓。我这两天在想,如果当初就去办证,这房子还不是照样起了。因为我们不遵守规矩,所以也怪不得所长来不让你做房子。做得官儿再大,还是得守规矩,如果都不守规矩,要官有什么用。
  好一阵没见马莉说话,肖奇想她怕是睡了,于是扯过被子给她盖上。这时,马莉突然翻了个身,双手搂住肖奇的脖子。
  一阵睡意袭来,肖奇伸出手,感觉搂住了满满的幸福。
  作者地址:湖北省赤壁市史志办 张升明收
  邮编:437330          电话:15272061358
  邮箱:
1120641186@qq.com       QQ:112064118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663

帖子

237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70
发表于 2017-1-20 20: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有些意思,容我细品。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

帖子

6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6
 楼主| 发表于 2017-1-20 21: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贫 发表于 2017-1-20 20:02
欣赏。有些意思,容我细品。问好!

望老师不吝赐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663

帖子

237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70
发表于 2017-1-21 09:5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贫 于 2017-1-21 09:59 编辑

这篇小说,主要写了“房子”的事。几位老人,跟儿女们不习惯在一起,要回乡下。儿子勉强同意了,便给他们盖了房子。后面的大部分,写了跟手续有关的东西,这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现在的写法,虽明争暗斗,却似乎显得散了。个人觉得,这个题材挺好,如果围着老人和房子写,把老人的生活习惯,想法,以及渴望自由自在的生活等,给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肯定是篇非常好的短篇。要知爱不是绑架,而是心灵上的安抚,精神上的滋养,不是强迫。因水平有限,说错了莫怪,仅做交流。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

帖子

6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6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09: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贫 发表于 2017-1-21 09:58
这篇小说,主要写了“房子”的事。几位老人,跟儿女们不习惯在一起,要回乡下。儿子勉强同意了,便给他们盖 ...

谢谢指导,我再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663

帖子

237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70
发表于 2017-2-5 19: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砌步者老师的建议:细细读过,作品有亮点,也有生活。不错。
但有几个建议供作者参考:
1、文章从两夫妇开始,也建议于两夫妇结束。短篇小说就像一把珍珠,都落在一个玉盘里(不然,开头就得从房子写起)。
2、两老人对于建房子的交代太多,用一段话过度就行。
3、( 马莉下了车来,见到两老头在堂屋里生气,当下也不问缘由,口中就爆开了:“我就说你们几个老东西都不省心吧。明儿都跟我住城里去,都去,我再去买套房子,让你们吵。”)建议从这里写起,将篇幅缩短到7000字以内。
4、标题也建议更换(家长里短的,用着标题太沉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

帖子

6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6
 楼主| 发表于 2017-2-7 22: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贫 发表于 2017-2-5 19:24
砌步者老师的建议:细细读过,作品有亮点,也有生活。不错。
但有几个建议供作者参考:
1、文章从两夫妇 ...


满满的幸福

作者:申鸣



     

肖奇刚刚在电脑上敲下最后一个句号,手机就颤抖起来,与坚硬的办公桌面磕碰着发出嗡嗡的声音。肖奇总是在上班时间将手机调成振动,这样不至于因为手机铃声的突兀响起打扰到别人。但也每每会因此而导致一些电话没有接听,比喻手机放在口袋里或是抽屉里的时候。所以他常常也会挨马莉的臭骂:“你还是不是男人哦,接个电话怎么了,就小心成这样?干脆给我回来,那么个破事儿不干,我这里饿不死你。”
    每当马莉发火,肖奇就望着她讪讪地笑,不做声。这样马莉火发完了,一切就烟消云散,小两口照样恩恩爱爱。有时候肖奇会在马莉发火的时候突然大笑起来,笑得马莉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停止了骂,低下头去周身审视自己。这时肖奇会突然站起来,一把将她抱住,沙发、地板或是其他一切可以开战的地方,立马就放肆起来。
    儿子外地上大学,家里就两个人的天下,房门一关,想怎么放肆就怎么放肆。马莉慢慢习惯了肖奇的手段,但她也并不反抗,两个人的世界,有激情才有生机。
    当时肖奇从桌上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婆娘”。这是他给马莉量身打造的称谓。马莉对这个称谓是强烈反对的,认为老土不说,倒显得自己跟个乡下泼妇样。但肖奇坚持着说:“这在我老家是对老婆最好的、最亲密的称谓了。只有这个称谓才能够表达出男人对自己的女人最真心的疼,也是最原始,最纯真的爱。”
    马莉听了,白了肖奇一眼:“你有对我这么真心么。”但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是充满了甜蜜。对婆娘这个称谓的怀疑并不代表对肖奇的爱有怀疑。
    肖奇接通电话,刚要聊侃一下,电话那头却直接传来了马莉的冲天火气:“肖奇,你赶紧回来,几个老东西又吵上了。”
    肖奇不由得心口一颤,眉头就锁上了:“这又是唱的哪曲哦?”
    马莉没有回答,直接冲着电话就发火:“赶紧回来,去把几个老东西都接上来。明天再去买套房子,让他们都城里呆着,看他们闲的慌不。”
    挂断电话,肖奇看了看手机:五点三十。离下班还有半个钟头呢。不禁有些犹豫,这个点走了怕是影响不好,况且今天周末,领导们都在。
    可几个“老东西”都不是好玩的,一个比一个倔,要是不及时赶回去处理,虽不会有流血事件发生,但没准儿就拆房子揭瓦了。衡量利害,肖奇决定还是“老东西”们重要。再说手头上的稿子已经写完了,不耽误领导周一的发言。当下将办公桌收拾一下,锁上门,经过隔壁办公室的时候,见到文员小艾一个人在里面盯着手机,脸带微笑。肖奇便叫了一声:“小艾,我有事先下班了。”
    马莉所说的几个老东西不是别人,就是她们共同的父母。马莉是独生女,爸妈都是市里的行政机关干部,她们对这个女儿那是疼爱得不得了,打小娇生惯养,百依百顺,所以养成马莉任性的火爆脾气,自己认定的事情那是雷打不动。也正是因为她这性格,才使得她和肖奇最终成了夫妻。
    肖奇是在大学里认识的马莉,同一届同一班。那时的肖奇还是个酸酸的农村学生,到了大学里,看着那高楼大厦林立的城市就跟个路痴一样,走路都不敢离开校园远了。这样的一个出身背景在马莉的官宦之家自然是不被接受的,所以当马莉将他带回家,父母是一百个不同意。但不同意不行,从小儿依惯了的,这回不依可是门都没有。马莉开始闹气,收拾行李要离家出走。最后父母妥协,自己开解自己:“人家也是大学毕业,长得也帅气,人也踏实,应该也不会亏待咱女儿。”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接下来肖奇就一路顺风顺水,结婚的事一切都是老丈人给安排的,房子、家具、一应电器都是老丈人买的,工作也是老丈人出马,三下两下就给安排进市里机关了,肖奇就跟个木偶一样,一切比做梦都来得快。其实肖奇也觉得有些难为情,但那时候刚刚毕业哦,工作都没有,哪里还有实力安排这些。再说了,只要他稍有想法,马上就会被马莉压下去:“这样不好吗?拿爸妈的钱不行吗?你是不是认为我爸妈就跟你不是亲爸妈?”面对这样一连串的质疑,肖奇哪里还有一句话说,只得甩手让她去。好在两个人是有感情基础的,这让马莉的爸妈心里终于踏实了。
    再后来老丈人、丈母娘退休了,马莉也厌倦,其实是她的火爆脾气不适宜在机关里混,所以干脆辞职了,在家里自己干个体,一来二去,倒是风生水起。
    麻烦也就是从二老退休开始的。老人每天在机关忙着,日子倒也不落寞,这一旦退休,每天两老人无所事事,一下子觉得生活没了主心骨。以前有机关为轴,每天可以围着机关转,现在没了工作,孙子又上大学了,这老两口一百个不习惯,每天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想去给女儿店里打理一下,可去了发现根本插不上手,在那里坐着看女儿忙前忙后,倒觉得自己碍眼。这时,老头子想到了一个主意,和老婆子一合计:“我们搬乡下去住吧?”
    老两口的这个主意得到了亲家肖老头两口子的大力支持。虽然以前两亲家因为门第问题产生过一些距离,但做了亲家之后,一切问题自然不是问题了。尽管马莉一百个不同意,但马老头也是个倔性格,加之有老伴和亲家支持,更是九牛拉不回。肖奇见事情已经定局,做了马莉好多的工作,终于满足了二老心愿。
肖奇和马莉来到乡下,已经是夜晚七点多了。下了车来,马莉见到两老头在堂屋里生气,当下也不问缘由,口中就爆开了:“我就说你们几个老东西都不省心吧。明儿都跟我住城里去,都去,我再去买套房子,让你们吵。”
两老头见了马莉,都知道她那脾气,于是都不做声。肖奇上来喊了一声又一声的爸,也都不回应。
马老太在厨房听得声音,忙迎了出来,将女儿扯过一边。肖奇见两老人没反应,也跟着进了厨房,问:“妈,这是闹的哪出哦?”
肖老太瞄了儿子一眼,好半天没有说话。倒是马老太有些分寸,简单地说了下事情缘由。却是马老头想要起栋房子,已经奠基了,墙体也人多高了,但镇上突然来人不让做房子,马老头跟来人分辨两句,人家不但不听,反倒呛了一肚子气。
尽管马老太的话说得委婉,但肖奇毕竟是在机关混了这许多年,听话听音,他在丈母娘一席话里也就听出些意思,心里也挺窝火。说到底自己也是市里机关的,一个乡镇的小喽啰也敢不把我放在眼里,是可忍孰不可忍哦?但生气归生气,现在劝这些老东西和好才是真的。当下强忍了心中怒火,走到堂屋里对两个老头子说:“我说老爸们,这事您也不必担心,儿子虽然能耐不大,这点子事还是可以摆平的。明天照样叫工匠们来起房子,看谁不准我做。”
肖老头斜乜了眼儿子:“老子送你读那么多年的书,你老泰山给你安排那么好的工作,你个不长进的东西,尽给老子丢人,让人家都把威风抖到家门口了。”肖奇听着,这心里更不是个滋味,但也只能强忍着,对两老头赔着笑脸:“是儿子不长进,让两位老爸受了气,往后这事我保证给您办妥了,您放心好了。”
马老头见了肖奇这态度,突然有些过意不去。要说肖奇这孩子,各方面都还优秀,无论是对自己老两口子还是对马莉,那都是一颗真心,从不敢怠慢的,女婿做到这样,证明当初马莉还是没看错人。可就是这孩子心思不在做官上,几次要调动都被他拒绝了,否则就凭他的那些同学,何止是现在这个样子。马莉当年辞职,肖奇也是力挺的,还说要和她一起辞职单干,要不是马莉不允许,或许早就不在单位了。为了一个家庭的稳定和谐,这孩子也是做出了很大的牺牲。马老头这样想着,心里一软,便对肖老头说:“亲家呀,这事也确实不能怪奇儿,要是我们先跟他说声,事情肯定不会是这个样子。”
“不说这个了。”肖奇感激地看了一眼岳父大人:“反正这事就交给我了,明天继续动工。现在先吃饭,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好说歹说,总算两个老头子坐到了桌子前,肖老太她们赶紧地将饭菜整齐整了,马莉这才想起车上的酒,忙说:“我去拿酒。”
这里正忙着,突然门外一个粗粗的嗓门叫了起来:“奇伢子,回来了也不打声招呼。”
肖奇听着声音挺熟,一时想不起是谁。倒是肖老太耳聪,对肖奇说:“是乔楚来了,你去迎迎吧。”
肖奇这才想起来,对马莉说:“你坐着,我去拿酒。”说着就往外走,口里叫道:“楚哥哦,你怎么来了?”
话音未落,就见到门外走进来一个人,长得五大三粗,上身穿件背心,露着一身的横肉,特别是那个大肚子,挺得像是临盆的孕妇。下面穿件宽松得有些夸张的休闲短裤,裤腿晃晃悠悠,可近腰的地方却又紧紧地贴在那大腿上。裤腰上系着条皮带,可也仅仅只能屈居在大肚之下,好像时刻要掉下来。
肖奇忙迎上去:“楚哥,好久不见了。来来,坐下整二两。”
马莉这时搬了把椅子在桌子边放下,肖老太早屋里拿出副碗筷来,口中招呼:“楚伢子,一起来吃口白饭。”
乔楚也不客气,将手上拎着的两瓶茅台往桌子上一放,一屁股坐下来:“叔叔婶子们,那我就不讲理了。”
要说乔楚,和肖奇那是穿开裆裤就在一起的兄弟,真正的患难之交。那时候农村里穷呀,两人一个村的,经常一起去偷黄瓜、扳甘蔗、抓鱼,什么鸟事都干过。可是乔楚从小儿就有一股狠劲儿,在学校里比他大的孩子也怕他,比他小的孩子更怕他,成了名副其实的孩子王。那时候,肖奇要是有什么麻烦,照例都是乔楚出面摆平。但这样的孩子理所当然的成绩也好不到哪里去,最后肖奇上大学了,他却初中毕业就去混社会。几年后乔楚倒是混出些名堂了,开始的时候也是跟人家屁股后面,慢慢地在镇上很有些势力,混得独霸一方,没人敢不给他面子。但现在他不再混了,而是在镇上开起了一家酒楼,正正经经做起生意来,日子过得悠闲自在。
当下肖奇给大家都将酒满上,大家一边喝着,一边扯些闲话。酒过三巡,肖老头就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对乔楚说:“楚伢子呀,还是你有面子,你看你走到哪里,谁敢对你抖威风呀。”
肖奇听得这话,只能苦笑,对乔楚说:“岁数大了,酒量没以前了,有点高。”
乔楚将手中酒杯往桌上一磕:“叔,您这说的什么话,莫不成谁还敢在您面前抖威风?在您面前抖威风那不是抖给我看的。叔,您说,是哪个欠抽的,我不数数他几根骨头。”
“看你,激动了不是。”肖奇忙拦住:“老人家酒喝高了,乱说话,哪里有谁在他面前抖威风了。”
“不是抖威风是干什么?”肖老头突然间提高了声音:“他说莫说你儿子,就是省长也拿我没辙。这不是给威风老子看?”
肖奇听得这话,毕竟是喝了几杯酒的,到底没能忍住:“这个狗日的,老子一定会给他好看。”
乔楚这回彻底明白了,肖家确实是摊上什么事儿了。当下指着肖奇:“奇伢子,不把哥当哥了是吧,有事都还瞒着我。跟你这三四十年的交情,你老弟的事,我什么时候含糊过?”
到了这份上,肖奇也不再隐瞒,于是将老丈人想要起房子,被镇上土管所的家伙给拆了的事情照直说了。到最后,肖奇说:“这事我还就真要跟那家伙抖一次,看是他官儿大,还是我手眼高。”
乔楚听完了,猛然间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干了,又倒上一杯:“叔,奇伢子,这事你们别管了,我来管。到我门口来抖狠,那就是给脸色我看。”
肖老太知道乔楚的性格,一贯打打杀杀出来的,深怕这乔楚使出性子来,要是有一个闪失,那怎么得了。当下忙说:“楚伢子,这事奇伢子说可以解决就不劳你了,下次再有事我还指望你呢。”
乔楚虽然喝了酒,但他那人就是有一点,再怎么喝酒,事情上从来不乱表态的。他要是没把握的事,怎么喝酒也不会答应,但一旦答应的事,那就是有十足的把握。当下听了肖老太的话,立马就知道她的意思:“婶子您放心,我现在不再干那些耍横使泼的事了,保准让您不担心。”
“真有把握?”马老头到底还是关心着自己的房子,也关心着肖奇的声誉。这事要真让肖奇出面,那自然是可以摆平的。但这官场上的事,欠人家一个人情,那没准儿就是背上个炸弹。宁可花钱消灾,不可人情抵债,这可是定律了。所以听了乔楚的话,心中禁不住有些期望。
“还是我来摆平吧。”肖奇说:“我虽然没混出什么名堂,但还是有几个同学跟我要好,这么点小事还是可以摆平的。”
“哪里还动用到那些关系,这些个小事情,就我一句话的功夫。你那些关系,要留着有大用处。”乔楚拦住肖奇:“就这么说定了,这事交给我办。明天您照样叫工匠来起房子,那些狗日的要星期一
上班,我还不在双休去找,我等到他上班了,光明正大去找,看他娘的给我抖威风。”
酒直喝到深夜,两瓶酒见底了,乔楚才出门,临走时反复叮嘱:“明天您接着起房子,这事你们谁也不管,我给你解决了。奇伢子要是插手,那是不把我乔楚当兄弟了。”
望着乔楚歪歪倒倒地走远,马老头回头问肖奇:“他真有那么大本事?”
肖奇说:“他好像从来没有食言过。反正您明天接着起房子,无论他有没有那本事,这房子我是起定了。”
乔楚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周一早上,刚刚八点过十分,他就准时坐在了镇长办公室里。
镇长和他老相识了,吩咐人给他端茶倒水的。
乔楚说:“镇长,你看这么多的条子,都是有您政府签字的,是不是该给我结了。我这小本生意的,您这里就是三十多万,我拖不起哦。”
镇长愣住了:“不是跟你说好了,等到年关的时候再给你想办法吗?现在这时节,哪里去给你弄钱哦。”
“看您说的。您没办法弄钱,我这小百姓更没办法哦,我这生意要做,日子要过,买菜要钱,工资要开,您这么一拖,我确实是破产了。”乔楚翘着二郎腿,开始诉苦。
镇长哭笑不得:“现在确实没办法,你就是在这里把胆诉破了,我也没办法,这钱不是天上可以掉,地上可以长的哦。”
“那也没事。”乔楚说着:“您没钱我不怕哦,我去找市里要。反正这镇政府也归市政府管不是。这就跟儿子和老子一样的关系嘛。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在外面花天酒地欠了账,做老子的还不是要还。”
镇长听了,虽然不大受听,但到底是逗得哈哈大笑。他指着乔楚:“你别闹,有事说事,没事别给我整事。”
乔楚说:“我哪敢给您整事儿哦,可是您尽给我整事儿。”
“直接说。我忙着呢。”镇长是个爽快人:“能给你解决的就解决了,但违背原则的事儿你就是到中央去我也没办法。”
乔楚这才脸上堆笑:“我们这小民,哪里知道中央的路往哪里走哦。更不可能做出什么违背原则的事。我就是想要我叔叔婶婶们能有个窝儿,安安稳稳地安享晚年。”
就这样,乔楚将马老头的起房子的事儿说了。边说边将那盖着政府大印的欠条左手换到右手,右手换到左手。
到最后,土管所的那个所长亲自来到镇长办公室,乔楚这才满意。
房子做起来后,肖奇特地挑了个周日,邀请了自己那些身居要职的同学们一起下来,给马老头举行了一个乔迁之喜。那些同学们倒是很给肖奇面子,包括政法书记、组织部长都亲自来了。那个鞭炮炸得,三五里地都是烟雾一片。镇上早早也得了消息,急忙忙地拖了一车鞭炮来凑热闹。
中午时分,大家都去乔楚的酒楼里喝酒,镇上的干部们自然也去作陪。
肖奇的那个国土局局长同学扫视一圈,对镇长说:“我们那个所长怎么没来?”
镇长刚要去叫人通知,却见到那个所长在门后溜出来,对着局长点头哈腰。
局长扫了他一眼:“今天来你的地盘上了,没你在我们心不安哦。”
所长听了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嘴巴里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酒直喝到日落西山才散。肖奇的那个国土局长同学临行前扯过肖奇:老人家要颐养天年,我们自然是要支持的。但这起房子也得按照政策办理,抽空还是去把个手续办了。
肖奇忙说;感谢局座照应,这个自然,一定按手续办。
国土局长望了眼肖奇:做官就正儿八经地做官,不要总是吊儿郎当。
恰好马莉经过身边,笑着说:还不得全仗你们局座关照,他会做个什么官。
局长一愣,好一阵缓过神来,哈哈一笑:真是一对活宝。羡慕哦。
夏夜清凉,肖奇和马莉躺在马老头新建的房子顶上,望着漫天星斗。马莉问;我看你是不是和你的同学们再亲近一些?
为什么?肖奇望着星空,好像并不明白。
马莉哼了一声,突然间翻过身,背对着他,不再言语。
半晌,肖奇似自言自语:其实做不做官无所谓。我这两天在想,如果当初就去办证,这房子还不是照样起了。因为我们不遵守规矩,所以也怪不得所长来不让你做房子。做得官儿再大,还是得守规矩,如果都不守规矩,要官有什么用。
好一阵没见马莉说话,肖奇想她怕是睡了,于是扯过被子给她盖上。这时,马莉突然翻了个身,双手搂住肖奇的脖子。
一阵睡意袭来,肖奇伸出手,感觉搂住了满满的幸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

帖子

6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6
 楼主| 发表于 2017-2-7 22:3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贫 发表于 2017-2-5 19:24
砌步者老师的建议:细细读过,作品有亮点,也有生活。不错。
但有几个建议供作者参考:
1、文章从两夫妇 ...

根据老师指点,修改后发来,再请老师指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

帖子

6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6
 楼主| 发表于 2017-2-7 22:34:4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贫 发表于 2017-2-5 19:24
砌步者老师的建议:细细读过,作品有亮点,也有生活。不错。
但有几个建议供作者参考:
1、文章从两夫妇 ...

谢谢老师指导,再次期待老师斧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663

帖子

237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70
发表于 2017-2-27 10: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降龙一掌 发表于 2017-2-7 22:34
谢谢老师指导,再次期待老师斧正

修改稿不要贴在下面,请删除原文,重新粘贴。题目后注明(修改)即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主编
在线咨询
微信公众号
玉融文学
微信扫一扫
加入玉融文学微信

QQ|Archiver|手机版|黑名单|中国玉融文学网    

Copyright 2016中国玉融文学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16-2017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